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道氏理论》第二卷 第19章 给投机者的建议

09-16 股票书籍

/第十九章/

给投机者的建议

 

在很久以前,南方某州有一项法律禁止任何以财务为赌注的赌博活动。这种愚蠢的法律自然更多的是被违反而并没有被遵守。直到某个小镇的警长决定坚持它,并逮捕了一些在谷仓玩一种当地牌戏的年轻人。当时的法院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烦琐的程序,这些犯人的律师在承认自己“可怜的客户”玩牌的同时,理直气壮地认为这种游戏并不是赌博。但是因为法官和陪审团的绅士们自己也经常玩这种游戏,所以他们并不相信这种说法。然而律师非常坚持并说道:“假如法官大人允许我向陪审团演试一下这个游戏,我相信我能说服他们这种牌戏不是赌博。”

这听起来很公平,于是陪审团和律师坐在了一起。没过多久,许多陪审团成员开始四处向朋友们借零钱;“演试”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当陪审团回到法庭上时,他们一致认为牌戏并不是赌博。

假如我不对投机活动进行评价并向投机者提出一些实用的建议,那么本书的讨论将会显得不完善。投机活动必然要包含很大的风险,而投机者本人太多的时候却把它变成了一种简单的赌博。我并不知道故事中的律师是如何让陪审团相信尤克牌戏中的确定性的,但是假如业余爱好者带着他固有的愚蠢到华尔街进行“投机活动”,这里的专业人士肯定能向他证明投机并不是赌博,他们不必在投机时进行欺骗。

我们不厌其烦地说,道氏关于股市运动的理论不是一种打败市场的“方法”——一种能把华尔街变成汤姆·蒂德勒广场(任何人在这里都可以用几美元赢得黄金和白银)的迅速致富的骗术。但是假如今天聪明的投机者(多数情况下即为明天的聪明的投资者)不能通过仔细研究股市晴雨表找到保护自己的方法,那么本书在这方面就没能达到预期目标。假如他已经正确理解了主要运动的含义,那么他肯定也已经获得了某种可观的收益。假如他进入华尔街只是因为从某个信得过的人那里听到了一种他从未听说过的股票信息,而不去分析市场的基本方向是上升还是下降,那么他极有可能损失掉保证金账户中所有的钱,无法真正地“管理自己的钱”。然而假如他已经知道了市场运动的含义,并能在牛市典型的次级下跌后的不景气中发现机会,他就会比常人更有机会挣钱。这种利润是经过多次思考而得来的,那些到华尔街只是为了输钱然后在下半生诅咒它是赌博的地狱的人显然是不会进行这种思考的。

对这些人来说,任何股票都是一样的。但是它们并不一样。在会思考的投机者眼中,市场基础良好的股票(能够顺利交易、持有者分散,例如美国钢铁公司普通股)与最近出现在街边市场以供交易的汽车或石油股票之间是完全不同的。后者或许很不错,但是新公司所从事的业务以及股票在市场中的表现至少还未经考验。

当外部人士在街边市场购买股票时,他应该立即对其进行检验,这是一条正确的基本规则。他用保证金账户购买股票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具有赌博的性质。我并不想对赌博的道德问题说三道四,除非其中加入了贪婪的因素,我不知道它有什么可指责之处。正如我熟悉的一位圣公会主教(我们打桥牌时也有一些小彩头)所说,我并不是在创造一种新的罪恶。但是在一个由只想卖出股票的操纵者人为形成的市场上,业余交易者用保证金账户买进证券却连二手信息都一无所知,这就是最纯粹的赌博了。决定对此进行投机的人应该像赌赛马一样评价自己的风险,他应该确保把损失限制在自己能够承担的水平上。

投机活动与此不同,而且我希望美国人的投机本能永远也不会消失。假如真有这么一天,或者法律禁止人们承担全部或部分损失的风险以抓住机会,其结果将是“好的”美国人,但这种美德是消极的。假如你走进华尔街时在百老汇街停留片刻,通过围栏看看三一教堂的广场,你将发现那里挤满了好的美国人。投机活动消失之时就是整个国家消亡之日。

我们假设外部人士已经考虑过主要运动的特点和股票市场的趋势,那么他的下一步即是选择股票。此时,想迅速花钱的人仍然不会费心去了解自己打算用小额资本去冒险的股票的情况。

小投机者根本不应该用保证金账户买进一种还未形成永久性市场的股票——新发行股票或大部分股份掌握在决定公司政策的人手中的股票,这是一个多次得到证实的规则。当然,这是一个追求完美的建议,但是他至少应该根据自己在必要时能筹集的资金买进风险较小的股票。

当一种股票即将在股票交易所上市的时候,基本上可以认为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可靠的市场,虽然少数人持有太多股票的危险依然存在(例如斯图兹汽车公司的股票),这种股票最好不要去理它。只有当投机者的工作性质使他得到某种特殊信息时,才应该把钱用到这种股票上,但是此时仍然要把保证金账户限制在能力允许的最大限度之内。

由此就应当考虑保证金问题,华尔街许多可以避免的损失都是由于对保证金数量的错误理解而造成的。经纪人希望找到生意,于是他们告诉初学者假如他能保证公司在出现波动时得到补偿,那么10%的保证金已经足够了。假设这意味着按照票面价值以1000美元买进100股股票,那么这些保证金是根本不够的。查尔斯·道早在21年前就已指出:“假如一个人以10%的保证金买进100股股票,当股票下跌2%时卖出,那么他将损失(包括佣金)l/4的资本。”查尔斯·道过于谨慎了,但是他又正确地指出,假如这个人当初全额买进10股,虽然也会受到巨大损失,但是只要他当初认为股价严重低于价值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平均起来看他最终仍将获利。显然,仅有1000美元资本的交易者是不会购买到100股股票的,除非它的价格非常低,美国钢铁公司普通股价格低于每股10美元时就属于这种情况。

小交易者的另一个误区是认为他应该部分地买进自己想买的股票,然后当它每下跌一点时再逐渐增加持有量,直到买足自己想拥有的数量为止。但是为什么不都以最后的价格买进呢?假如他打算每次买20股总计100股股票,并预计股市将下跌5点,那么他实际上是与自己最初决定交易时的假设相矛盾的。他并未进行全面考虑,假如股票将下跌5点,那么这次买进就不会像他认为的那么明智。当然,杰伊·古尔德这种大交易者的确采用了这种方法,但是他们并不以保证金账户进行交易,他们的钱大多是通过自己的银行网络筹集来的。而且他们的行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这对那些试图在华尔街检验自己判断力的小投机者来说是痴心妄想。更有甚者,杰伊·古尔德这种人本身就能增加他想买进的股票的价值。虽然他无法在牛市中买到所有想要的股票,却能通过购买而加入公司的董事会。

小投机者没有能力坚持这种看法,除非他愿意把全部精力都奉献给股票交易。这样的人也有很多,前面曾提到过一些成功的例子。但是我们此处讨论的是那些在投机之外还从事其他业务的人,只要他具有一种正常的判断力,总能得到一个输赢均等的机会。但是假如他愿意听朋友的话——“别多问,快买100股AOT的股票”——把自己仅有的1000美元投入进去,那么他受到损失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因为他是一个赌徒而不是投机者。假如把这笔钱用于赛马,他会得到更多的乐趣——他能在户外呼吸到新鲜空气,而且赛马也比股票计价器有趣得多。

在1901年7月11日《华尔街日报》的社论中,查尔斯·道写道:“一个人无论资本是多是少,假如他希望在股票交易中得到的回报是每年12%而不是每周50%,那么从长期来看他的结果要好得多。每个人在个人经历中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那些在经营商店、工厂或房地产时小心谨慎的人却似乎认为,在股票交易中应该采用完全不同的方法。世上没有比这更荒唐的想法了。”

查尔斯·道在同一篇文章中继续写道,投机者可以避免从一开始就陷入财务困境中,方法是把自己的交易限制在与资本相比较为合理的水平上。这个水平能使他保持清醒的判断力,能够在遭到损失后迅速退出来,或者在上涨时积累利润或者把投资转向其他股票。一般来说,能够使他在得知自己的安全系数低得只能面对损失望而兴叹的时候仍然保持轻松无畏的面貌。

这是一段精辟的论述,在当时和现在都是如此。进入华尔街的投机者应当学会确认损失而且是迅速地确认损失。我前面说过,在华尔街,由于固执己见造成的损失是最多的。假如你买进股票后发现它迅速下跌,那么你此前就没有考虑周全。只要你仍然错误地持有它,就不可能对它进行公正的分析;你无法采取一种清楚的公正态度,除非你退出来客观地对待它。当你让自己坚持这种错误的投机时,就好像是一个迷失在森林中的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读者一定还记得那个年轻人的故事,他拒绝成为杰伊·古尔德的合伙人,因为在交易所大厅执行古尔德的指令时,他发现后者只是在赔钱。他并不知道,这些不成功的尝试只不过是在检验市场,而当古尔德确信自己已经抓住市场变化的时机时,他可能雇用了其他经纪人。这个例子也说明了购买那些只是偶尔活跃的股票有多危险。今天的经纪人或许有能力很好地经营不活跃股票,然而这种股票在取得银行贷款时是不受欢迎的抵押品。

但是经纪人本身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促成这次股票运动的特殊条件或许在几个活跃的交易日内即告消失,接下来的情况将是连续数天没有一笔交易,这时的卖主则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以寻找买主——基本上是负责这种交易的专业人士。这种股票根本不应通过边际账户交易,但是那些与钢铁交易或纺织业有密切的业务联系的人,却有很好的理由持有美国钢铁公司或伯利恒钢铁公司或美国羊绒公司的股票,因为他认为这个市场将永远存在下去,即使不能永远保持活跃。

我在纽约股票交易所有很多朋友,但是在华尔街的其他地方也不孤独。小额经纪人公司为少于100股的交易提供了市场,专门从事这种业务的公司不会超过10个,但是联合证券交易所却一直是小额交易的正规市场。无论从哪方面看,它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机构,它对会员的公开审查方法是投机者为自己选择经纪人时应该学习的榜样。只要选对了真正活跃的股票,业余的小交易者也能在这里取得出色的成绩。这里的股票是“经过处理的”,极为分散,而街边市场的股票却不是这样。我对后者没有任何意见,但是那里交易的证券很少能得到银行贷款的青睐,而且我对其中的一个经纪人公司感到非常忧虑,因为它宣称要一视同仁地以10%的保证金为客户进行交易。

你一定要用尽一切办法摆脱这种保证金的观念,因为它应该达到一种更完美的境界。假如你正在经商或者你和依靠你的人应当靠投资收入生活下去,那么你应该把投机损失限制在不会让你非常悔恨的水平上。这么说或许有些偏激,但是其中也有合理之处,即当我们超过自己的能力去冒险得到某种以前没能得到的东西时,赌博就已经开始了。

股市晴雨表怎样帮助投机者呢?方法很多。他不能期望所有股票会违背市场的基本潮流而上涨,除非遇到非常特殊的情况。假如他能成功地抓住熊市中偶尔出现的反弹进行投机,那么他一定是个信息非常充分并对市场分析有天赋的人。我在本书中几乎未讲过卖空活动。在牛市中进行卖空的人只是在猜测市场的次级运动,而且除非他是大厅交易员或者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投机事业中去,他将肯定要赔钱。我不想讨论卖空的道德问题,因为我根本不相信投机活动(只要它没有堕落到用别人的钱去赌博的程度)会出现这种问题。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市场都必然存在大量的投机活动。一个去旧金山旅游的人会把自己的股票锁在纽约的保险柜里,但是他不可能等到返回以后再卖出股票,因为这样会错过市场的机会。假如他这时卖出股票,他就是在卖空,是个借用股票的人,直到他还清股票为止。但是根据平均股价指数的规律,更多的钱是在牛市而不是熊市中挣来的,这或许是因为牛市的时间通常要比熊市长得多。卖空活动最好由专业人士来完成,尤其是那些认真研究市场、了解游戏规则的人。

股市晴雨表不能让任何人绝对准确地指出熊市向牛市的转折点。正如我们前面研究市场运动时见到的那样,在一种确定的趋势建立以前,可能会出现数周的小幅波动。所有这些不确定的波动都可能让投机者的资本因为支付雇金和利息而消耗干净,根本等不到市场转折的时候。但是一旦牛市已经建立起来,成功地买进股票追涨就成了可行的策略。假如在完成购买之后股票在市场的次级下跌运动带动下做出同样的反应,那么投机者应该毫不犹豫地确认损失,等待次级下跌后必然要出现的不景气阶段的来临。

这时他可以再次买进股票,并随着市场的上扬而增加持有量(这与下跌时不同,我在前面已经讲过那个错误的假设)。市场每上升一次他的安全系数就会增加一分,只要他的“金字塔”没有建得太高,持有量不会使他成为别人攻击的目标,并且发出了“停止损失”的指令,那么这个投机者挣到的钱很可能让自己大吃一惊。我们听说过很多人在华尔街赔钱的故事,但是很少听到人们在那里挣钱的故事。以我的经验来看,后一种人是不喜欢炫耀的,而且很少有人会把自己的财富归功于成功的投机,他更喜欢称之为明智的投资。只要购买者能够按时交清钱款,那么抵押买房和用保证金账户买股票并无太大区别。在这个伟大的热心时代,每个人都在插手别人的事,但是我仍然要说,只要投机者是用自己的资源——包括他在银行的贷款信用——购买股票,那么他如何经营都与任何人无关。

我们更常见的是另一种投机者,他们赔钱是因为忘了当初进入市场的原因。我认识一个这样的人,他问我对阿奇森铁路公司普通股有什么看法,于是我对他说明了这家公司的前景,说明利润率足以支付股利,并介绍了那个地区铁路的基本情况。他最后认为这种股票(此处仅是举个例子)很便宜,并买进了一些。假如他向经纪人支付了足够的保证金或者立即付全款,并且对日常波动置之不理,他很可能会挣钱。

但是他总喜欢听各种流言,尤其是那种关于“交易员抛售”“国会调查”“可怕的罢工”或“农作物歉收”的消息。他忘记了市场在确定股票的未来价值时已经考虑到了所有可能性。一次小波动使他变得紧张起来,于是卖掉了股票并决定再也不征求我的看法了。我至少希望他如此,但是不幸得很,他没有。他又一次找到我,想看看我能否推翻他以别人的观点为依据得出的判断。

让我们看看另一种在华尔街赔钱的简便方法。有人正确地告诉一名投机者即将出现一次迅速的运动,或许会使某种股票上涨4点。他发现这种股票一直很活跃,却没注意到他希望看到的4点中已经有1.5点在价格中表现出来了。在经过一些犹豫之后他还是买进了,而此时这次运动却已接近尾声。他先看到一点小利润,然后这个股票开始下跌——这次特殊运动已经结束了。当专业人士的注意力转向其他股票的时候,他的股票却在随市场运动,慢慢用利息吞食着投资。但是他仍然愚蠢地持有它,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机会,因此也就得到了一次实际上很便宜又很有意义的教训(假如他能理智地对待它)。

这个投机者也忘记了自己最初购买股票的原因,正如前面那个根据价值进行购买的人一样。假如他期望的特定运动没有实现,他应该确认损失或收回不令人满意的利润,等待下一次机会。但是我熟悉的大部分投机者都有一个毛病,即他们不仅记性不好,还缺少耐心。他们总是四处玩耍,早晚会把自己的全部资源固定在账户上,正如一条搁浅的船,眼睁睁地看着市场的大潮从身边呼啸而去。

对股市晴雨表的讨论到此就结束了。我并不想建议任何性格软弱的人进行赌博,也不想让愚蠢的人赔钱赔得更快。至少在这一点上,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尽管有各种限制每个人行为的法律,他仍然有足够的行动自由。我们可以想象,一个使投机成为不可能的法律完全可以被制定出来,并且它能使美国的商业陷入瘫痪状态。但是我们无法想象,有任何法律能迫使人们违背自己的意愿在华尔街交易。本书中我所说的都是为了告诉人们如何保护自己,或者至少也能够让他们不仅可以公平地管理自己的钱财,而且最终还能够得到赏赐。


《道氏理论》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