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道氏理论》第二卷 第5章 市场走向

09-16 股票书籍

/第五章/

市场走向

 

在继续讨论查尔斯·道在《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中提出的平均股价指数理论之前,我们必须首先强调,他是有目的地创造了一种科学而实用的晴雨表。请注意温度计与晴雨表的区别:温度计能记录某一时刻的实际温度,正如股票记录器记录实际的价格一样,但是晴雨表的特有功能是预测。这是它的价值所在,也是道氏理论的价值所在。股票市场是我国(甚至于世界)商业的晴雨表,这个理论能告诉你如何分析它。

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证明这个理论能独自完成这项工作。华尔街一直被称为“国家繁荣的肮脏的源泉”,而我们并不需要关心这些容易引起事端的形容词。股票交易所中的交易规模和趋势代表着华尔街对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全部理解,并适用于经过折算的未来。完全不必像某些统计专家们那样,在平均股价指数之外增加商品价格指数、银行结算额、外汇波动、国内和国外贸易量等其他内容。华尔街早已把这一切考虑在内,恰如其分地把它们视为用于预测未来的过去的经验。它们只不过是引起未来天气变化的原因而已。

人们通常迷信地认为,华尔街存在着“强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垄断着信息并以此为自己谋取私利,专门负责调查所谓的银行和金融机构。股票市场远不是这些人所能代表的,而且华尔街的利益集团很少联合起来行动,除非是像1907年危机时那样暂时联合起来以结束一次恐慌。每个利益集团(甚至包括他们暂时结成的联盟)在预测股票市场时都会经常犯错误。在亨利·H·罗杰斯和被视为最有权力的标准石油集团活跃的时期,我曾了解到这个集团对股票的错误判断达数月甚至数年之久。亨利·H·罗杰斯在判断大企业所面临的商业条件方面可以算是最精明的了,但是我曾听他本人严肃地说过,犯错误的不是他,而是股票市场和任性的公众。

查尔斯·道正确地指出,华尔街可以得到的所有微小信息都会像最明朗的信息一样在价格运动中提前反映出来。市场不会告诉你今天的商业条件如何,它说的是几个月以后的事。即使操纵行为所涵盖的股票并非一种而是几种,市场仍然会做出同样的回答,操纵行为对此无能为力。操纵者只能预测他预期和希望的价值(有时是错误的),公众投资者将在以后对此做出评价。在基本的熊市不可能实现旨在推动市场上扬的操纵行为。所有成功的精心策划的操纵行为——它们的数量很少——都出现在基本的牛市时期,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市场比操纵者们看得更远。无论华尔街还是其他各大市场的经验都表明,操纵行为在下跌的市场中几乎是不存在的。而熊市的交易者会拿着自己的捕捞许可证,亲自动手。熊市的主要运动总是以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件为基础,而在1917年,这种可能性则是以可怕的未来为基础。

1900年6月末的交易量少得可怜,四个月以后麦金利重新当选为总统,也正是从此开始了一个长达26个月的牛市。1901年5月的恐慌使它暂时中断,但这次由北太平洋铁路公司股票抛售事件引发的恐慌只是一次比较剧烈但依然非常典型的次级运动。也正是在这个牛市期间,查尔斯·道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那些经常被本文提及的文章,因为它们包含着他的理论的主要内容。他创造出一种实用的晴雨表,并且出于个人的禀性而不断地应用它,以验证它是否具有可靠的预测能力。令人遗憾的是,他没能亲自在随后12个月的熊市中检验它。后来出现的所有市场运动,无论上升还是下降,都已经证明了他的理论的价值。

假如运用于市场整体而不是某种或少数股票的情况,查尔斯·道的预测在那次牛市中的体现自始至终都是非常正确的。他正确抓住了价格向价值调整的这个本质问题。他的论断性文章发表于1902年7月,不久后他就离开了人世。他在那些文章中预言:“价格正在超过价值,数月之后市场将会预期铁路收益下降,大工业集团的发展至少会减慢,其他部门的交易也将萎缩。”

通过分析可以发现,在所有大的市场运动中,都可以利用股市晴雨表预测商业在不久的将来的发展趋势。假如这些讨论不能让非金融界的外行们了解其内容,不能让那些在有生之年从未买过一种投机性股票的人提起兴趣,那它们就将是徒劳的。晴雨表是所有航海船只不可或缺的工具,无论是最小的沿海帆船还是“艾奎塔尼亚”号巨轮。基普林诗歌中的“博利瓦淹没在茫茫大海中”,绝望地看着“那些该死的航轮的灯光从身边经过,像一座气势辉煌的酒店”;但是晴雨表的作用和对航轮舰桥上的驾驶室的作用是相同的,甚至还要超过它。没有哪个企业小到可以忽视股市晴雨表的作用,同样也没有哪个企业可以大到这种地步。实际上,大企业在管理中所能犯的最严重错误,就是当无情的、公正的股市提醒他们注意前方的恶劣天气时,这些在商海中驾驶轮船的人却没能给予足够重视。


《道氏理论》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