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道氏理论》第二卷 第4章 投机应用

09-16 股票书籍

/第四章/

投机应用

 

在前文中我们讨论了反映股票市场价格运动的道氏理论,我们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它的本质。在《华尔街日报》1900年12月19日的评论文章中查尔斯·道这样写道:

“我们可以认为,市场永远包含着三种可以同时存在的运动。首先是日复一日的范围狭窄的日间波动;其次是次级运动,期间从两周到一个月或更长时间;最后是主要运动,它的周期至少是四年。”

就像前面所说的,第三种主要运动所需的时间可以远远少于查尔斯·道所提出的四年,而且试图根据十年的恐慌周期理论把牛市和熊市大体上平均分为各占五年的做法也是一种不自觉的夸张。然而这些并不重要。查尔斯·道成功地归纳出最有价值的股市运动理论并且指出这些运动是同时发生的,从而为后来者建立商业晴雨表打下了基础。

我们不能说查尔斯·道没有在有生之年发现道氏理论本质的全部含义。他从未写文章单独讨论这个理论本身,但是在讨论股市投机活动的时候对此有所提及;而且他所涉及的事实和真相也不仅与投机活动有关,还包括市场本身。

《华尔街日报》曾经收到过许多读者的来信,信中询问以道氏理论的基本前提为基础做出的假设。1902年1月4日,查尔斯·道回答了其中的一个相关问题,任何有思想的人在读过这篇文章后都能独立地对此做出回答。这个读者问道:“最近一段时期以来你一直认为现在的市场处于小牛市之中,但是从更广义上讲却是个小熊市。难道你不认为这是自相矛盾的吗?”查尔斯·道的回答是,他根据次级运动得出小牛市的结论,但是从有记录的股票收益价值来看,他并不认为当时已经持续了16个月的牛市能够继续下去。顺便提一句,他在此时令人奇怪地违反了自己所做的牛市至少持续4年的估计,但是这次基本的上升运动实际上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9月。可这种运动总是要超过其价值的,归根结底,它只是忽略了各种可能性而已。

查尔斯·道在同一篇文章中还提出了一个有用的定义,我们可以从中做出正当的引申。他说:

“只要平均股价指数的最高点超过了前期的最高点,它就处于牛市时期;当最低点低于前期的最低点时,它就处于熊市时期。通常很难判断前进的过程是否已经结束,因为一旦基本趋势发生变化,价格的运动将随之出现。然而这也可能只是一次很少被人提到的次级运动。”

这段文字暗含着“双顶”和“双底”的思想(说实话我并未发现它们是必不可少的或是非常有用的)以及“线”的思想,后者正如平均股价指数在特定时期内的狭小波动所显示的那样,是判断囤积或出售股票的一个必要指标。事实证明它在揭示主要运动的进一步发展或者次级运动的终止可能性方面是最好的工具,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工作,很容易把它误以为是新的主要运动的开始。我将在以后的章节中分析这种“线”,它是在1914年的股票市场中产生的。

在后面的讨论中我们可以轻易地证明,道氏理论作为一种预测市场主要运动并能够正确地把它与次级运动相区分的方法,在实践中的准确度非常之高,这都可以从对1902年以来的价格运动的各种研究结论中得到验证,并与《华尔街日报》各个栏目的记录相对照。预言家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在华尔街尤其如此。假如他的预言总是美好的,那么无论真实情况如何,他最坏的下场也不过是被人称为傻瓜。假如他发现繁荣已经走到尽头并且这样说了,那么不利于他的变化将会严重得多。假如他很悲观并且是对的,那么他将被视为一部不值一看的电影。他甚至会被认为对他预言的衰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尽管他的电影可能是最有品位的,他本人也可能与市场没有任何利益关系。

难道美国公众对弥迎和卡珊德拉们就完全没有任何感激吗?是的,的确是这样,甚至还不只是如此。但这也并不是什么令人不快的。1912年,美国工程师汤森德上校成为密西西比河管理局的局长,这是一位在当时及后来都有着杰出纪录的军人,他根据上游水位预测到密西西比河将发生一次大洪水。他警告新奥尔良市,洪水可能会出现在一个月以后,要求他们立即采取最积极的行动以减少损失。新奥尔良接受了他的好意吗?它的市民愤怒地召开大会,请求塔夫脱总统召回这个“呼唤灾难的人”和“危险的扰乱民心者”。塔夫脱先生保持了清醒的头脑,汤森德上校没有被调离。但是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众多财产被“调离”了,而新奥尔良无需多说,也没有逃过这场劫难。那些容易受到影响的铁路和大工业公司对这个警告非常重视,也因此得到了好处。新奥尔良市市长最后以道歉解决了问题。了解美国军队那些最能干却最不为人知的工程师的人都明白,汤森德对市长和以前的公众集会都不会介意的。

以前我就说过,道氏理论绝不是赌徒可以用来赢得赌博的秘技。所有交易者都甘冒风险而对此置之不理,但是查尔斯·道本人却从未这样想过,我们之间的多次讨论证明了这一点。我当时正在为道·琼斯公司和《华尔街日报》撰写关于股市的文章,当然应当全面了解这种把市场运动同步化的科学方法。华尔街的许多人都认识查尔斯·道,而且他们的经历与查尔斯·道的服务息息相关。他非常谨慎地避免出错,但是他的思维逻辑性很强,具有知识分子的诚实态度。我并不总是同意他的观点,而他对的时候比我多。他的出错,显然是由于缺少今天这种正确的资料而造成的。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指出,了解一些有关市场主要运动的知识,无论是关于上升的还是下降的,都是所有大企业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詹姆斯·R·基恩曾把联合铜业公司的股票卖给过分乐观的美国公众,而当时久负盛名的《波士顿新闻通讯》已经向新英格兰投资者们提出警告,不要在任何价值上与这项资产发生任何关系,也不要被1.5%的季度红利和0.5%的额外股利所蒙骗,我们得到基恩本人的许可,将在以后方便的时候讨论这个非常有趣的事情。这个股利率公布的时候,《华尔街日报》正公开地把这家公司称为“无底洞”,并且像《波士顿新闻通讯》一样认为铜矿交易的状况和公司本身的资本状况都无法为它的发行价格提供支持。詹姆斯·R·基恩本来是根本无法卖出这些股票的,但是他恰好赶上了一次著名的大牛市时期。更困难也更让人惊叹的是,同样的条件帮助他完成了为美国钢铁公司筹集巨额资本的工作。在随后出现的1903年的熊市期间,这种股票将是无法出售的,甚至根本就不会被考虑。

假如我们不给读者机会来亲眼见证查尔斯·道在许多文章中对自己的理论的应用,这对查尔斯·道来说是不太公平的。如前所述,这些文章主要讨论股票投机活动,只是偶尔提到一些观察市场的规则。以下是一篇发表于1901年7月20日的文章,几乎未作改动,此时距离因北太平洋铁路公司股票抛售事件引发的恐慌刚刚过去十周。当查尔斯·道写这篇文章时,他并不清楚这不是一次主要运动的终结而只是在基本的牛市中出现的一次非常猛烈的次级运动。他是先从单个股票谈起的:

“有一种所谓的登记方法。根据价格的实际变化把它记录下来,一次变化即为一个点,由此可以得到一条大体呈水平方向,但是随着市场的上下波动而出现倾斜的曲线。一个比较活跃的股票的价格有时会停留在很狭窄的范围内,比如说两点之间,直到这些数据形成一条相当长的水平线为止。这条线的形成有时意味着这种股票正处于囤积期或抛售期,这又将导致其他人在同一时间买进或卖出。为取得股票而进行的操纵行为经常可以用这种方法观察出来,过去15年的记录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另一种方法是所谓的双顶理论。交易记录表明,在多数情况下当一种股票的价格达到顶点时将会适度下跌,然后重新达到接近最高点的价位。假如此后价格再次下跌,则下跌的幅度很可能会加大。

“然而,许多试图仅以这个理论为依据进行交易的人都发现,存在许多例外情况,并且在许多时候无法得到所需的信号。

“有人依据平均股价指数进行交易。事实上,市场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前进和衰退的天数是大体相当的。假如出现了一个连续前进的时期,几乎必然会出现一个衰退时期与之保持平衡。

“这个体系的问题在于小运动总是包含在大运动之中,机会均等的趋势总是倾向于均等地发生,每种可能的组合都可能出现。经常存在着一种长期的运动或(在股票交易中是)连续很多天的上升或低落,从长期的观点看它们是符合这种理论的,但是从许多连续的短期观点看,任何以此为基础进行的交易都将遭到失败。

“以运动和反运动的法则为基础而建立的理论是更实用的。市场中的主要运动通常都包含着一次至少达到其3/8规模的反向作用的次级运动,这似乎是个事实。假如一种股票上涨了10点,它很可能会再下跌4点以上。这个法则似乎很灵验,无论上涨的幅度有多大。20点的上涨通常会带来8点以上的下跌。

“预先确定所有主要运动的长度是不可能的,但是它走得越远,这种反作用就越大,从而根据这种反作用成功地进行交易的确定性也越大。

“有些经验丰富的交易者使用一种反应的方法,其理论依据是:市场总是或多或少地处于被操纵状态。希望推动股市上扬的大交易者们不会购买所有的股票,而只是通过正当途径或者以操纵手段买进两三种龙头股,然后静观其他股票受到的影响。假如市场心理高涨,人们都把股票握在手里,那么看到这两三种股票上扬的人就会立即开始购买其他股票,从而把市场提升到一个更高的阶段。这就是公众的反应,它预示着龙头股将会继续上涨,整个市场将紧随其后。

“然而,假如龙头股的上涨并未引起其他股票的跟涨,这就表明公众不愿意买进。一旦这种情况被澄清之后,推动价格上扬的努力通常也将停止。这种方法特别适合于那些密切注意股市变化的人,但是我们也可以在一天结束后阅读交易记录,以发现哪种股票在特定的时点上被人选中以及整个市场是否随之上扬。从价值的角度来分析市场是一种最好的方法。市场并不像一只在风中摇摆不定的气球。从整体上看,它代表着一种严肃的、经过深思熟虑的努力,那些有远见、信息充分的人正在试图让价格与现存价值或在不久以后将存在的价值相适应。出色的交易者所想到的并不是价格能否被抬高,而是他想购买的资产价值能否让投资者和投机者们在半年以后以高于现有价值10~20个百分点的价格买进股票。

“因此,在分析股票市场时首先要知道一种股票在三个月以后的价值,然后再观察操纵者或投资者们是否正在让价格向那个数值靠近。这种方法经常可以很清楚地分析出市场的运动。了解价值也就明白了市场运动的含义。”

本书有些假设是可以修改的,但是这完全没有必要。我们不可能证明股市上升和下跌的天数是同样多的,除非去研究至少半个世纪以上的市场记录。即使得到证明,它也是毫无价值的,就像假设抛掷的次数足够多,硬币出现正面和出现反面的机会将会相等一样。

但是我们不能不提及查尔斯·道的清晰思维和他极其出色的嗅觉。他只说那些值得一说的话,之后就不再废话了,在评论文章中这是很少见的优点。他对基本事实及其包含的真相(没有它,事实将是空洞和不相关的)的感觉是让人敬佩的。他实际上讨论了投机活动,但是他并未陷入无聊的道德问题之中,也没有将它与赌博等同起来,而是揭示了其中的真相。我们将在以后讨论他的理论以及股票市场众多有用的含义时模仿他的这种分析方法。


《道氏理论》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