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道氏理论》第一卷 第19章 股市哲学

09-16 股票书籍

/第十九章/

股市哲学

 

威廉·汉密尔顿有种才能,他能根据自己多年来对华尔街习性的观察积累,凭借充满市场智慧的语言和简练的评论,让技术分析充满趣味。在这方面,威廉·汉密尔顿的言论与道氏理论的关系不大,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联系,但是,通过回顾他的言论,不能不让我们对威廉·汉密尔顿的市场观察印象深刻。也许,威廉·汉密尔顿是在反复强调一些他认为对读者非常有用并且切中要害的东西。在某些场合,对某些编写得并不明智的金融类文章,他会委婉地表示轻蔑。偶尔,在收到读者一些愚蠢的来信时,他会用人们所熟悉的一些比喻来回复。但无论如何,下面这些从威廉·汉密尔顿的文章中挑选出来的片段都是非常典型而极具阅读价值的。

在一次熊市中,一些编辑把一个典型的次级反弹宣称为牛市开始的第一阶段。威廉·汉密尔顿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他写道:“一燕不成夏;仅一次的反弹……并不能成就牛市。”(1908年7月8日)

另一次,当一些提供所谓内部消息的服务机构,在牛市的最后阶段都预计还会有大行情到来时,《华尔街日报》的读者受到警告说:“树不会长到天上去。”(1908年12月23日)

“听到某些著名的商号成了股市借贷款群体中的放贷大户时,真是非常有趣,但也不无启发,这也许意味着卖空的兴趣。但是,这绝不意味着那些借贷的人们假如选择想要交付股票却办不到。确实,假如他们要想卖出更多的同一类股票,就会想法儿制造一个脆弱的卖空的账户假象,以期取得优势。经验丰富的华尔街老手对这样的征兆是持怀疑态度的。”(1921年8月25日)这一次是在一些作者根据一则赫赫有名的放空广告,而非常有信心地预测市场会上升时威廉·汉密尔顿所说的。这段话含有极强的市场逻辑。

当股市处在离1921年的低点不到3点时,威廉·汉密尔顿说道:“大量的智慧之语和现代的例证说明,投资者绝少在市场的底部买入,也极少或绝不在顶部卖出。廉价的股票从来就没有吸引力。这不是自相矛盾的荒谬说法,而是基于市场的事实记录。假如廉价的股票具有吸引力,那么今天的市场就应该是活跃的,有感兴趣甚至兴奋的公众……现在市场中没有足够的……市场参与者。”(1921年3月30日)

在讨论一个认为自己是以价值和收益而买进股票的投资者的态度时,威廉·汉密尔顿写道:“他也许有钱买进股票,但是心里却总是惦记这只股票,他认为应当在每天的早晨阅读股票的价格。”当他看到他的股票下跌了几个点时,“他就说他要止损了,并且要牢记教训。他对教训的理解完全错了,他忘记的不是他的损失,而是他买进这只股票的理由”。(1921年3月30日)

对于一流的股票,为什么似乎时常出现下跌,而根据股票的收益和价值,出现这样的下跌是反常的。威廉·汉密尔顿对此做了如下解释,值得牢记:“股市中,当多头仓位的套现活动造成市场不稳定的波动时……有一点很容易忘记,那就是绩优股比垃圾股常常更脆弱。绩优股是真正有市场的,而垃圾股的市场却是有名无实的市场……应当还贷套现的人们会把能以一定价格卖出的股票进行套现,原因是所持有的其他物品以什么价格都无法脱手。”(1921年3月30日)当然,这是在讲股票交易的大作手们,为了维护其贷款,而对绩优股进行大量仓位的套现。当然,毫无疑问,他们愿意卖掉手中的“不值钱的股票”,但这在一个清淡的市场中却是办不到的。

威廉·汉密尔顿在评论自己的工作和为道氏理论辩护时说:“研究价格运动……绝大多数的错误是由于脱离了道氏可靠和科学的规则而造成的。”(1919年8月8日)

威廉·汉密尔顿经常鼓励他的读者,在剧烈的次级运动发生之后买进股票。一次,他写道:“……最糟的情况……这次的回退还没有超出法语中所谓的‘后退是为了更好地向前跳跃’的限度。”(1911年7月14日)威廉·汉密尔顿有一种罕见的评估次级运动的能力,对于那些相信他这方面能力的人而言,假如这句得意的语句反复出现的话,那就是牛市的忠告。

1924—1929年,威廉·汉密尔顿多次对投机和投资的扩张发表了评论。他注意到股票的发行范围一年比一年广泛,不仅行业领先公司股票持有者的数量在增加,整个国家的人们都在参与投机活动,而以前这些活动大都局限在几个重要的金融中心。威廉·汉密尔顿即使不是唯一,也是几个为数不多的人之一,预计到这种新的因素可能会体现在灾难性的股票套现中。下面的片段,就是他在1925年写出的告诫,相同的思想在同一年和1929年股市崩盘时也曾被多次提及:“永远不应该忘记股市的技术状态……若要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冲击公众的自信心,将会导致来自全国大量的股票卖出,华尔街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精确地计算出股票仓位的数量范围。因为以前的持股仓位大多数在纽约。”(1925年3月9日)那些在股市1929年的顶点后的灾难性套现中不幸被套的人们,会认识到这个预测所蕴含的智慧。

一些喜欢给《华尔街日报》的编辑写长信的读者,会提出一些从他们自己的投机分析系统中得出的,他们认为是毫无疑问的结论。对此,威廉·汉密尔顿以编辑的身份回应道:“有一句话,经常说也不算太过分,那就是,对图表、系统和一般规则的教条化铺垫成了毁灭之路。”(1909年3月17日)图表对于道氏理论应用者来说是必备的,就如同分类账对于银行是不可或缺的一样。但是,道氏理论的研究者应当克制自己,以避免教条化或过分地、精确地解释。我们都知道市场绝少会精确地如预期的那样表现。这就使得威廉·汉密尔顿宣称:“假如市场会完全按照预测运行的话,就蕴含着十分恐怖的事情。”(1906年5月19日)

曾经有一段时间,市场处在牛市的兴奋阶段,四处都散发着大吹大擂的繁荣气息,而威廉·汉密尔顿却警告他的读者:“根据各种流行的说法,我们在未来的6个月内会有一个大牛市,公众会把股票推向顶峰。现在明智而谨慎地派发出磨碎的诱饵,还没有吸引来大批量的鱼。”(1909年12月20日)有趣的是,这段话是写在牛市到达顶点的几天之前。威廉·汉密尔顿很明显地看出了那些鱼(容易受骗的傻瓜)已经吞入了有点超过他们消化能力的诱饵。

另一次,威廉·汉密尔顿写道:“……股票市场的长期经验表明,最佳的买入时机都显示出极为出色的伪装。还有,众所周知的‘内部卖出’更表现出牛市的迹象。那些有大量股票要派发的人,通常不会在铜管乐队嘹亮的伴奏下进行。”(1923年1月16日)这是市场新闻经常的欺骗性给我们的一种警告。假如威廉·汉密尔顿在痛苦的1930—1931年还活在世上,他也许就能警告我们不要去吞食那些大量提供的“磨碎的诱饵”了。当实力强大的机构派发手中持有的股票时,肯定是要尽一切努力来把股价抬高。

1923年4月27日,威廉·汉密尔顿没想到“……我们被要求倾听的那些学府经济学家们……”会因道氏理论的预言而感到不安。

“……道·琼斯平均股价指数……有着任何其他预言方法都不具备的特性,它们不是总在说话。”(1925年12月17日)这是给那些收取高价的咨询服务机构颇有价值的建议。

“每一个华尔街的交易者都知道,对于已经站在市场正确一方的交易员,在100点的上升过程中,若不适时获利平仓出场,而是利用他的仓位浮动利润,增大其股票买进的仓位,如此一来,无需大的价格下跌,就会让他处于比开始还不利的位置。他通常会发现,在顶部进行了金字塔式的交易,结果只是价格的一点小下滑,就把他扫荡一空。”(1928年12月12日)

“牛市无新闻是华尔街的老生常谈。事实是,一旦报道出一只股票上涨的原因,上涨运动就会面临着终结。”(1912年4月1日

在一次熊市中,当政治家们正在批评华尔街时,被激怒的威廉·汉密尔顿写道:“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们难道不能开始一种真正的美国时尚,允许我们自己击打我们自己的鼻子吗?从股票历史上来讲,很少会出现纽约股票市场没有比其他任何人都早地察觉到危险的到来,并且安全地清算了自己。”(1924年11月12日)

威廉·汉密尔顿在《股市晴雨表》中写道:“能够举出无数的例子,来说明在华尔街输钱的人们是因为他们正确得太超前了。”

“从来就不存在所谓一切正常的市场。”(1911年5月4日)

“现今,每个人都在投机,并且根据多年的经验,普通大众的判断力肯定是没法和精英人士的判断力相提并论的。”(1928年12月8日)

就在1929年牛市结束的前夕,威廉·汉密尔顿写出这样的话:“对于那些活跃于股票市场,按通常方式持有金字塔投机仓位的人们,大多数人都有不能被疏忽或被视为无足轻重的个人事务缠身。”(1928年12月8日)

《华尔街日报》明智地避免给出股市的年度预测这种许多家报纸所热衷的习惯行为。在对这种做法进行评论时,威廉·汉密尔顿说:“作为一条法则,回顾总比预测好。新的一年还未走过一周的时间,年度预测就已经被人们忘记了。”(1929年1月1日)

在1922年5月的时候,四处弥漫着熊市的气息。公众被告知那些股票操纵集团在出货,因为股票上涨得太快了,等等。《华尔街日报》从来没有参与这样的行为,为了能保护他的读者,威廉·汉密尔顿发表了这样的告诫:“……人们都认为股票市场的‘股票操纵集团’……通常不会在铜管乐队的嘹亮伴奏下卖出他们的股票。”(1922年5月22日)有趣的是,股市随后快速上升了大约5个月,期间竟没有一次大的回调。

“一个人为了投机性购买但却选错了股票,或者,更少见一些的情况是选对了股票,买进的时机却错误,肯定总是因其不周全的判断而指责其他人。他根本不把股票市场当作国家经济的晴雨表。他认为靠先阅读这晴雨表,之后再了解经济,或者根本不用晴雨表,就能赚到钱。恐怕还是无法说服他应该把研究过程的顺序颠倒一下。这一点最近已经在韦尔兹利·希尔斯那得到证明,企图做两件事会导致无法摆脱的混乱。”(1923年7月30日)

“投机者……不能期待所有股票,除非是在最为特殊的情况下,背离股票市场的总体趋势而上升盈利。”

关于投机活动的道德性,威廉·汉密尔顿给出了他的观点:“……我认为投机活动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道德问题,投机不会堕落到用别人的钱去赌博的境

地。”

很明显,威廉·汉密尔顿厌倦了那些要求更频繁给出市场建议的读者来信,他很长一段时间不再给出市场建议,并给出了如下原因:“我们无意与巴布森先生竞争,或者与那些没有太被神圣化的二流预言家竞争。因为在《华尔街日报》上的价格运动讨论被当成了股票的内部情报,所以就被抛弃了。”

真希望能够知道有多少威廉·汉密尔顿的读者是根据他在临终之前几周最后的市场预测做出的行动。1929年1O月26日,威廉·汉密尔顿写道:“到现在为止,就道·琼斯平均股价指数这个晴雨表而言,从上周三(1O月23日)开始就已经可以明显地看出,股市的主要运动已经转向下跌了。”这段话是对威廉·汉密尔顿极出色的职业生涯的恰如其分的墓志铭,因为应当要记住的一点是,当时绝大多数的股市预言家们还是依旧盲目地追捧着“股市新时代”的理念。


《道氏理论》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