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道氏理论》第一卷 第18章 投机交易

09-16 股票书籍

/第十八章/

投机交易

 

一个男人结婚是投机,去参加战争是投机,而花钱送他的儿子去上大学也是投机。做父亲的推测儿子具有良好发展的气质和专注的能力而供其上大学,就像商人对气候和他的顾客的购买力做出推测,而为秋季的销售购进大衣。我们要批评这样的投机活动吗?不,因为在这些情况下,有智慧地进行投机活动是被容许的。具有才智的投机者绝不能和交易所里的害人虫混为一谈、相提并论。害人虫不务交易正业,只是把市场当成随便戏水的游戏场所。而在交易中随便戏水的人会输钱,这几乎已成为公理;但具有才智的投机者,即使没有成功,也至少会把他损失的总量控制在他可以承担得起的范围之内。

《巴伦周刊》曾经引用过杰西·利弗莫尔的话:“所有的市场运动都有合理的原因。除非一个人能预测未来事件,否则,他投机成功的概率就是有限的。投机就是一种生意,它既不是猜想也非赌博,投机需要艰苦努力地工作,而且要做大量艰苦努力的工作。”

投机既是艺术也是科学,其道德性经常会受到质疑。但是无论对与错,投机活动对于所有文明国度的经济发展都是极其重要、必不可少的。没有投机,我们横贯大陆的铁路线也就永远难以建成,我们今天也就不会拥有电力、电话、无线电收音机或者飞机。

绝大多数人由于购买了涉及无线电收音机和飞机制造业的股票,都有遭受亏损的不愉快记忆,但是对于认购了那些后来半途而废公司的股票的人,直接或者间接地,都为那项工业的进步做出了一份贡献。

投机,即使是猖獗的投机,也有其利用价值,因为当股票的价格以惊人的速度盘旋上升时,就容易为新兴企业筹措资金。通过这样的途径获得资本,使得许多传统的商业也得到了发展。我们伟大的西部各州的开发,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种投机活动的结果。威廉·汉密尔顿认为投机和良好的经济状况是血肉相连的兄弟,在下面的摘录中就有所指明:“股票投机的自身能产生真正的信心,这种信心能刺激总的经济扩张与发展。这正是从另一种方式来讲,股票市场是一个晴雨表。它不是根据当天的消息而动作,而是依据经济世界的综合智慧所预计到的前景而动。近期向好的经济预期是积极而可信赖的。”(1922年5月22日)

投机和赌博的区别难以界定,因为投机需要像赌博那样冒险,就像一些赌博含有投机的因素一样。《韦氏辞典》讲,投机就是怀有盈利的预期,利用价格的涨跌进行买进或卖出的活动;或者是为了有机会获得超乎寻常的高额利润,从事有风险的商业活动。这个定义完全适用于股市的保证金交易。同一本辞

典给出的赌博定义是,为获得金钱或其他赌注而进行的游戏活动,或者对某些事孤注一掷的行为。根据这个定义的严谨含义,若一个投机者买进100股钢铁股票,然后在成交价格之上的2个点设一个止赢卖单,而在成交价格之下的2个点设一个止损卖单,这也可以被认为是在赌博。许多交易员肯定认为这样的交易是赌博,而不是投机。股票市场圈子里的经纪人,在解释投机和赌博的区别时说,当一个人在赛马比赛中赌一匹马赢时,他的赌注不会对他下注的赛马的速度有丝毫的影响。但是当他在纽约股票交易所买进或卖出100股钢铁股票时,不管他是否认为他是在赌博,他的100股股票买卖肯定会影响这只股票的价格。一场精心策划的对钢铁股票的突袭活动,也许就会使钢铁股票遭到打压,而这样的突袭行动就会是一次成功的投机,而非赌博。我们国家的法律总的来讲是准许投机,而谴责赌博。

没有任何数学公式能给出一种成功的股票投机方法,也没有任何固定的规则能让一个股票交易者遵照其执行后就能在股市中永远盈利。另一方面,一些规则和理论当然可以为投机者提供极为有价值的帮助,而这其中道氏理论应该就是最佳选择。假如本书没有概括出一种根据道氏理论来估量市场趋势的方法,那就没有达到本书的写作目的。但是,本书的读者首先应当明白,应用道氏理论是需要时间并且因人而异的。除非投机者能够以极大的耐心和自律去实践,否则道氏理论是不能阻止他在股市中亏损的。任何一个交易者应用道氏理论时,应当独立思考,应当始终根据自己的结论去行动,当然,要小心,不要让你的愿望影响你的判断。根据你自己的结论而在交易犯错,相对而言,比起只是靠猜测而犯错肯定要好得多,因为这样就能从所犯的错误中了解到犯错原因。信赖自己的能力并努力工作,是成功投机努力中必不可少的基本因素,投机成功的概率大约是二十分之一。

几乎每一本投机方面的书籍都会阐述一些对于投机成功至关重要的原则,所有这些原则一般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是,只有杰出的人才能从其他人的忠告中获益。因此,试图解释随着股票价格上升,不断追加买进的金字塔式交易法的危险性,也许是无用的。也许是能赢得暴利的诱惑促使交易人士去尝试金字塔式交易,而只有痛苦的经验才能使他信服这种市场操作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实际风险。

威廉·汉密尔顿认为,买进股票后,在价格上升之后进行加仓操作比为了降低买进股票平均价格而在价格下跌后再买进的做法好很多。这是一个值得牢记的忠告。除非交易员认为一只股票价格将要上升,否则他绝不应该买进这只股票。当然,也有一些人会在下跌的市场中购买股票,然后就放到一边,作为永久性的投资,这样的股市操作也是无可非议的。

一个交易者首先应当明白的是,假如遭受损失的话,他的股票买卖应该要始终限定在他可以负担得起的损失额度之内。曾经有一个年轻的投机者对一位交易老手讲,他的投机仓位让他不安,夜里都难以入睡。这位交易老手的忠告是:“减少你的仓位,直到你能安然入睡为止。”

威廉·汉密尔顿经常讲,在华尔街,大多数的意见极少是正确的。假设威廉·汉密尔顿所言正确,那么,对于一个理解了道氏理论的交易者来说,假如市场的行为指示他放空股票是明智之举,即使华尔街的牛市情绪冲天高涨,他也不应该有丝毫犹豫而不去放空。许多时候,当华尔街身处牛市时,威廉·汉密尔顿会评论说,简直有太多的同道中人站在了积极的这一边;而在另一些时候,当公众的意见极度看空股市时,威廉·汉密尔顿会告诫他的读者,有太多的同道中人站在了熊市的一边,而道·琼斯平均股价指数正在告诉大家,股市也许已经处于超卖状态中了。威廉·汉密尔顿似乎能够利用他所理解的道氏理论的方法来衡量股市,并且预测其后续的行为,就像一个优秀的医生一样,在分析了一个病人的体温、脉搏和呼吸记录图之后,就能预计病人的康复过程。

然而,即使是最有能力的投机者,也会偶尔遭遇一连串的意外事故,把周密的计划搞得完全无效或毁掉。很明显,没有什么系统理论能够预见到旧金山的大地震,也没有任何理论能反应许多年前的芝加哥大火灾。

统计当然是有价值的,但是它们应当永远从属于市场是靠平均股价指数反映的观点。因为那些把自己局限在以统计作为市场指导的人,从来就没有被证实是真正的预言家。马克·吐温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谎言有三种表现形式:说谎、该死的说谎,以及统计数据。”

所有人假如总想一直待在市场里,他几乎肯定是要亏损的,因为有很多时候,就连老练的交易者也会对市场下一步的动向感到疑惑。一条很好的市场公理是,“有疑问的时候,什么也别做”。另外,假如交易者在对市场趋势的判断上犯了大错,遭受了重大的损失,他就应该彻底离开市场,待在场外,直到恢复理智与镇定。

唯有场内交易员才能成功地投机于所有市场中都经常发生的微小的升跌波动。在市场的次级运动中,场内交易员比场外的交易者具有更全面的优势。利用这些转折点交易是场内交易员分内的事,在市场变化对华尔街人士显而易见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场内交易员就能评估市场的技术状态,感受出市场情绪的细微变化。威廉·汉密尔顿经常讲:“从长期的观点来看,投机就像其他事情一样,专业人士交易盈利的次数要比业余人士频繁。”

无论是在纽约还是在西部偏远地区,投机者在阅读市场报价时,有时能意识到交易所内正在发生的对市场情绪的测试。在这个时候,人们将会注意到一些龙头股票也许会被推高,而过了一会儿,又时常能看到这些股票遭受到打压,这类情况是经常发生的。这样的测试结果,局外人是难以理解的。但是对于在市场中制造这些测试的人来讲,测试的结果常常会显示出公众将不会参与股票上升时的买进,或下跌时的卖出。用这样的测试手段,专业人员就能观察到市场在特定的时间是否还有上涨空间,或是否还有下跌空间。

交易佣金、交易税、交易股数少于100股的罚金、买卖间的差价,这些费用堆积起来,使沉溺于“快进快出”交易方式的人很难有盈利的可能性。但是有许多人,他们有必要的资金、勇气和警惕性,再加上对市场趋势、公司资产负债表无穷尽的研究,使他们获得了第一手的信息资料,因此也确实使他们能够克服这些交易的不利因素。而几乎没有几个投机者肯花力气去计算赢取惊人利润的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唯一可能战胜这些不利因素的途径是理解市场趋势和股票价值,并且遵循威廉·汉密尔顿的忠告——投机者应该学会快速止损和让盈利奔跑。威廉·汉密尔顿认为,骄傲且固执己见比起其他单一因素来讲,更有可能是造成损失的原因。

回溯到1901年,道氏在撰写一篇论述投机的文章中曾说:“对于想投身于股票交易的人来讲,无论资本多与少,从长远角度看,抱着每年12%的资本收益比起抱着每周50%的资本收益,其结果会好出许多。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适用于私人企业,但是,一个精明谨慎地经营商店、开工厂,或经营种植园的人,却往往认为在股市中应该使用完全不同的方法,真是大错特错。

没有人能对一个明显的事实给出令人满意的解释,那就是为什么有许多成功的商人、企业家,或者酒店的拥有者,会把他们多年的财富所得冒险投入到股市这一项对于他们来讲一窍不通的生意上。这些人几乎总是认定股票交易不需要什么知识和学习研究。尽管他们在拓展自己的生意时,在没有经过详细讨论各种可能发生的投资回报的后果之前,是绝不会冒风险进行大规模投资的。即使他们与一些咨询服务机构签署了服务协议,他们还是常常根据交易所里的内部消息和流言蜚语进行交易。但是,假设他们真是按咨询服务机构的建议交易股票,那也还算是例外,尤其是当用户对经营咨询服务机构的人员的能力,以及过去多年中其市场预测的准确率进行了彻底的调查之后。事实很显然,假如这些咨询服务机构所提供的交易建议,其效果真像他们经常讲得那样好,那么这些经营咨询服务机构的人,还不如就把他们在服务机构的大量投资直接地投入市场交易中去。

那些“暴仓”的投机者,通常没有像对待他自己的生意那样,对于同样的风险和资金投入,花费足够多的时间来学习投机艺术。这些人很少承认是自己的无知导致了自己的亏损。他们更愿把损失归咎于“华尔街”或“熊市”,认为受到了其神秘方式的欺骗而损失了金钱。他们没有认识到,成功投机比所有其他专业都更需要勤奋、才智、耐心和自律性。

业余投机者假如能明白专业投资者在实际操作中所能达到的收益水平,也许会少一些损失。一个合理的设想是,一个场内交易员以100万美元为投机基金,经过多年的经营后,会满足于每年20%的基金增值。而且我们很怀疑是不是真的有许多人能做得这么好。但是,一个以2500美元作为本金的人,20%的增值并不能让他满足。他会冒着风险鲁莽地投入到他并不了解的游戏中,却满怀信心地期待自己能够赢得更多。许多已经在华尔街积累了巨大财富的投机老手,也认为假如是以几年的时间来考量,比较合理的平均年增值率只有12%。资金以12%的复利增值,6年之内就几乎翻倍了。但是,那些轻率的投机新手,根本无法在长期的投资中达到这样的增值幅度。


《道氏理论》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