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道氏理论》第一卷 第16章 双顶和双底

09-16 股票书籍

/第十六章/

双顶和双底

 

在价格运动的预测中,“双顶”和“双底”没有太大的价值。市场早已证明,它造成的错误比正确的时候要多得多。

威廉·汉密尔顿不止一次声明,他认为从“双顶”或者“双底”得出的推论没有什么重要的价值。讽刺的是,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先入为主地让大众认为“双顶”和“双底”这样的现象是组成道氏理论的一部分。

每当一个市场运动接近一个前期的高点或低点时,假如一个“双顶”或“双底”形成,我们肯定会读到从中得出的大量的无用于投机的评论。这样的评论常常是以这样的句子开头的——“根据道氏理论,假如工业平均股价指数形成‘双顶’”,等等。道氏理论的研究者都知道,单从一个平均股价指数是不能得出恰当的推论的。而且,两个平均股价指数同时形成“双顶”或“双底”是极少发生的。还有,即使同时发生了,也不过仅仅是一个巧合而已。假如把35年来的重大次级运动做个清点,就会发现只有极少数是以“双顶”或“双底”结束的。

在平均股价指数接近前期的高点或低点的关键时期,道氏理论的研究者们,不应把寻找“双顶”或“双底”作为趋势变化的线索,而应采用更好的做法,即牢记假如两个平均股价指数都没能冲破前期的高点,就意味着市场会走低;而假如两个平均股价指数都没能跌破前期的低点,就表示随后的市场价格会走高;而且,假如只是一个平均股价指数冲破了前期高点,或是跌破了前期的低点,而没有得到另一个平均股价指数运动的相应确认,那么,从这个运动中得出的结论可能会被证明是错误的。附带提一句,对照标准统计编年史公司(The Annalistand Standard Statistics Company,Inc.)的价格图,股票的平均股价指数显示,在其中的一册汇编中,一个平均股价指数会偶尔出现“双顶”或“双底”,但是同时,另一个平均股价指数却没有明显的形态出现。还可以指出的是,威廉·汉密尔顿在1926年应用了“双顶”理论,得出了牛市已经结束的错误结论。事实上,威廉·汉密尔顿如此热切地想给他的观点寻找根据,竟然到了单独使用工业平均股价指数的一个“双顶”为理由的地步。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虽然有几次在熊市结束时出现了“双底”,但是,威廉·汉密尔顿明显不把这样的现象当作“趋势转折”的重要特征。

在1899年和1909年,两个平均股价指数都可以讲是分别在牛市的顶部形成“双顶”,但是在其他的7个主要上升趋势结束时,却没有发生“双顶”的现象。然而,事实上有许多重要的次级运动是以“双顶”或“双底”结束的。例如,1898年秋天在牛市中的一个大型回调,两个平均股价指数都是以“双底”结束,随后是强力的上升;另一方面,在1899年的春天和夏季,一组完美的“双顶”给出了误导的假象,因为市场很快就突破这些高点继续上升,上升的幅度之大,对于根据这些“双顶”而放空的人们来说简直是灾难。在1900年年初的熊市中,工业指数显示出了“双顶”,铁路指数没有进行确认,但是后来被证实是一个重要的次级反弹的结束。在1902年的熊市中,两个平均股价指数都显示出了“双底”,让相信“双底”的人们将其看成牛市的到来,但是,这些“底部”不久就被突破,引发了历史纪录中最猛烈的暴跌。

在1906年市场的高价位处,铁路平均股价指数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双顶”,随后伴随着剧烈的下跌。在1907年的春季和夏季,在一个次级运动中,“双顶”和“双底”均出现,其顶都没有被突破,但是没有几星期,底部就被一场下跌突破,在此次下跌中,工业平均股价指数的跌幅超过了30%。在1911年的春节和夏季中,两个平均股价指数都出现了“双顶”,随后是工业指数很大的下跌,而铁路指数却下跌不大。在世界大战前的熊市中,两个平均指数都在距离市场底部的12%范围内显示出了“双顶”。假如交易者见此就放空,其结果就是损失,而小心谨慎的交易者也许会等到已经下跌了几个点之后,再把这个“双顶”看成是明确的信号,从而进行放空交易。

对于平均股价指数有许多类似的表现可讲,但是,假如研究者对这个题目进行悉心的分析,就会得出确定的结论,那就是从“双顶”或“双底”理论得出的推论,与其说是有所帮助,不如说误导的情况居多。

在1930年7月和8月最大的熊市中,两个平均股价指数都形成了完美的“双底”。这个对于下跌趋势的阻力表现被许多金融文章的作者热切抓住,宣布熊市的结束。但是,没出几周,主要的下跌趋势重新启动,工业平均股价指数在90天内就损失了60%。还有最近的,在1931年的冬季到1932年期间,工业和铁路平均股价指数中都出现了“三重底”,但市场还是以毫无疑问的方式,不久就重新启动了下跌的趋势。

总而言之,“双顶”和“双底”中十个有九个并不具有投机者所赋予的“顶”或“底”的意义。


《道氏理论》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