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道氏理论》第一卷 第15章 成交量与价格运动的关系

09-16 股票书籍

/第十五章/

成交量与价格运动的关系

 

当市场处于超买状态时,会表现出上升乏力的情形,而在下跌中表现得动力十足;相反,当市场处于超卖状态时,就会表现出下跌乏力的情形,而在上升中表现得动力十足。牛市开始时市场中的成交量相对还比较低,而在结束的时候市场已经显得活跃过度。

关于市场活动与价格运动的关系,在威廉·汉密尔顿的文章中有很多自相矛盾的说法。他反复地告诉读者,除了平均股价指数的运动,其他均可不予考虑,平均股价指数甚至消解和评估了股市活动。然而,许多年来,威廉·汉密尔顿似乎一直在运用成交量这一重要信号。特别是他通过比较交易活动的活跃程度所得出的结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并被证明是有效的。

尽管有可能使读者感到困惑,但最好还是引用威廉·汉密尔顿关于否认成交量的用处的言论,再展示他不断地使用成交量这个数据来对他的问题进行概括总结,然后得出结论的地方。

下面是他反对用考虑市场的活动性来得出结论的文章片段:

“……应该说,平均股价指数,就其本质而言消解了一切。呆滞和不活跃只是一种征兆,对平均股价指数来讲是许可的现象,正如市场活动、意外消息、红利和其他等因素,这一切都对市场价格波动有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成交量在这些研究中被

忽略的原因。在四分之一世纪的道·琼斯公司的平均股价指数的价格运动记录中,成交量与价格的趋势没有多少可以觉察出的关系。”(1913年6月4日)

“平均股价指数看来好像要上升了,虽然一些研究者也许会提出理由说,成交量太小,降低了这种变化应有的重要性。然而,现在的趋势已经明显是牛市。至于成交量,在这样的一些研究中,我们还是忽略为好,这样做的理由是,像一切其他的考虑因素一样,对于所有长期的大型价格运动而言,都是可以不予考虑的。”(1911年4月5日)

1911年1月5日,威廉·汉密尔顿写道:“在这些研究中,我们还是不考虑成交量和交易的特征为好,相信平均股价指数本身已经公正地接受了这些因素的影响,就如同接受一系列的事故、交易环境、资金市场的情绪、投机公众的性情,甚至是投资需求特点的影响一样。”可在前一年的10月18日,威廉·汉密尔顿说:“这次上升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随着连续的每日价格的上升,成交量不断增加。这样的价格运动,会以一天或两天显著的巨额放量交易达到顶峰。但是,对平均股价指数的分析,实质上是所有这些因素和其他因素的反映。”威廉·汉密尔顿所言的后半段,是一种颇为有趣的矛盾讲法。虽然威廉·汉密尔顿声称平均股价指数消解了市场活动的重要性,但很明显威廉·汉密尔顿还是受到了成交量的影响。

笔者试着猜想,威廉·汉密尔顿之所以会在这样重要的问题上有如此态度,其原因之一是他没有相关的数据资料来研究市场活动与价格运动之间的关系。这样的推论从他在1910年写的文章片段来看是合理的:“我们都知道有很多理由支持把成交量与平均股价指数运动同时考虑,但是实际上,这种方法存在缺陷。要将所有这些数据进行比较,就需要有长达四分之一世纪的每日成交量数据。与此同时,我们也许就能发现平均股价指数本身,或早或晚都会消解对成交量的影响,就如同消解其他因素的影响一样。”关于这一点,在威廉·汉密尔顿的《股市晴雨表》中,你会有趣地发现一张图,图中包含了平均股价指数的每月价格变化范围和每月的日平均成交量。假如威廉·汉密尔顿当真认为研究者不需要对成交量予以考虑,为什么还要在图中体现成交量呢?

当计划写作本书时,笔者就决定不背离威廉·汉密尔顿对道氏理论的解释。但是,在为获得熟练掌握预测市场趋势的技巧中,成交量已被证实具有非常有价值的参考作用,所以有必要对所有的研究者强调,应该专心研究成交量与价格运动之间的关系。提出这样建议的理由,就是基于威廉·汉密尔顿在形成他的结论时,不定期却是成功地利用了市场活动和价格运动的关系。

有一次,在接近牛市结束的时候,威廉·汉密尔顿注意到成交量在增加,但这些过多的市场活动并没有使价格上升,威廉·汉密尔顿对此发表了意见。他对这种情况的运动机理进行了比喻说明,这也是他所喜欢使用的解释方式:“经济轮船的最大行驶能力,就像对于一个2000吨的蒸汽船来讲,日消耗量100吨煤,也许能以12节的速度行驶,要达到13节的速度,一日煤消耗量要达到130吨,而要达到15节速度的力量,就可能需要200吨煤。……也许就像自然规律一样,当市场的‘经济轮船的最大行驶能力’已经达到时,要在速度上增加一点点,至少要操作的机械师们消耗掉大量的燃料。”(1909年1月21日)

通过考察数年来的平均股价指数的日间波动和成交量的关系,可以看出在牛市或熊市中,当市场创出新高点或新低点时,成交量总是有增加的趋势。而且成交量的增加会频繁地连续进行,直到显示将有短暂的反转运动的运动极点为止。威廉·汉密尔顿辨认出了这种现象,这一点在1908年7月21日的文章中有所表明:“这次跨越前期的高点出现,通常意味着是股票市场的牛市波段。还可以注意到把现在的价位与5月18日的价位比较,市场有了更广泛的参与性。”

毫无疑问,在对平均股价指数运动的解释中,威廉·汉密尔顿认识到了成交量是一个很有用的因素。下面是从他的文章中节选的段落,这些都证明了这个结论:

“市场的研究者,从这些记录中能看到另一个好的标志,忽略掉那些认为是外界的因素,像关税的修改和工业状况等,成交量是在稳步地伴随着市场的上升在增加。这通常是一个好的显示,即股市中没有太多的股票可售。处于超买状态的市场会很明显地表现出,交易在小的上升浪中会变得沉闷,而在下跌浪中就会变得活跃。”(1909年3月30日)这是威廉·汉密尔顿进行的一次精确的牛市预测文章的一部分。

1909年春天,在经历了3个月的上升,自然要发生次级回调时,威廉·汉密尔顿在5月21日写道:“在回调中,市场已经变得沉闷和更加窄幅地波动。”威廉·汉密尔顿认为回调的总量要小于2%,而且成交量显示上升趋势还会重新启动。后来的实际情况正是如此。

在长期牛市接近尾声的时候,每当有小的回调发生时,都会被当成可能是熊市的开始。此时,一个很大的下跌发生了,在这回调的下跌中,成交量下降了约50%。威廉·汉密尔顿警告他的读者,不要在市场中卖空股票,因为在回调中,成交量在消失。威廉·汉密尔顿宣称:“成交量的减少有各种各样的含义,有一个华尔街最常引用的老生常谈,其大意是永远也不要在沉闷的市场中放空。此告诫也许对的时候比错的时候多些。但是,在较长的熊市中,这句话总是错误的,在下跌趋势的波动中,市场倾向于在上升时变得沉闷,而在下跌时变得活跃。”(1909年5月21日)

在一次牛市中创出系列新高时,威廉·汉密尔顿认为有极好的理由支持这次运动,因为“市场在周一和周二创出新高纪录,而巨大的成交量足以赋予此次运动以重大的意义”。(1909年5月21日)

在1910年9月的熊市中,当许多人认为已经出现了牛市的开端时,威廉·汉密尔顿却认为市场到了熊市次级反弹的顶部转折点。在当时,平均股价指数没有显出弱势,但是下降的成交量显然让威廉·汉密尔顿认为这只是个反弹,他写道:“在如今的熊市中,平均股价指数快速地反弹到8月17日的价位水平,但是这次反弹或者说是上升波段,其上升的力量在市场运动和成交量上都在消失,我们依然处在毫无希望的市场萧条期。”(1910年9月20日)

另一次,威廉·汉密尔顿解释了专业人士对于突然增加的成交量造成的在熊市中的剧烈反弹是如何持有怀疑态度的:“对于专业人士,他们也许认为,假如市场在反弹前有相当长的时间市场在低价位一直是沉闷和不活跃的,那么其后的反弹意义会更重大些。”(1910年7月29日)

在威廉·汉密尔顿下面的议论中,给出了很好的忠告:“看来在上升的过程中,股票已经被大量地派发,但是,股市的技术走势显示,这些股票都被很好地吸纳了。市场在沉闷中进行小的回调,而在所有重新开始的上升趋势时,市场会变得活跃。对于所有专业人士,他们都知道,这就是买方力量强大的很好显示。”(1911年2月6日)

和场内交易员重视成交量一样,威廉·汉密尔顿写道:“几天来,至少是那些积极主动的交易员们会发现,价格在下跌时,交易活跃;而在上升时,交易却显得沉闷,所以他们站在了市场空头的这一边。”(1911年5月4日)

1911年,明确地看到了威廉·汉密尔顿关于市场活动对价格运动的重要性言论记录:“在对价格运动的研究中,市场的惰性和活跃性有同样的价值,而且常常是对未来重要变化的更加基本的特征的重要显示。”(1911年7月14日)

在一次剧烈下跌的前2天,威廉·汉密尔顿的一篇文章出现了下列言论:“市场回调上升的交易趋向于停滞,而只有在下跌中交易才变得活跃。对于专业人员来讲,这是熊市继续进行的相当明确的显示。”(1911年9月9日)

1921年的熊市低点是分别在6月和8月走出的,威廉·汉密尔顿所指出的转折点与市场的真正底部的差距仅在4个点之内。在随后的11月30日,注意到市场在下跌时变得沉闷呆滞,威廉·汉密尔顿不经意地对进一步放空的做法提出警告:“在华尔街有一句古老的座右铭,就是‘绝不要在沉闷呆滞的市场中放空’。熊市中的反弹是快速的,但是有经验的交易员会在市场反弹之后变得沉闷呆滞时明智地再度出手放空。反过来在牛市中,情况也完全一样,交易员会在市场回调变得沉闷呆滞时买进股票。”

对平均股价指数的图表运动和日间交易的彻底研究表明,牛市的成交量要大于熊市的成交量,并且,在牛市中的次级回调,当下跌之后成交量减少时,一般可以有把握地假定,市场至少是暂时处于超卖之中,最经常的结果是上升浪可能即将发生。另一方面,当熊市中发生次级反弹时,伴随着上升中的活力消失,就有理由得出结论,市场是超买了,假如市场趋向于在下跌时明显增加了活力,进一步的下跌主要运动就近在眼前了。

虽然就成交量本身而论,威廉·汉密尔顿从未提及成交量的极限点,但图表的研究者都能看到,对于次级运动的重要转折点,通常的信号是成交量的急剧增加。

在强调成交量重要性的同时,笔者并不打算指出成交量与工业和铁路平均股价指数的运动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工业和铁路平均股价指数永远是最根本、最重要的,成交量相对来说具有次一级的意义。但是我们在研究价格运动时,也不应该忽视成交量的作用。


《道氏理论》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