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20章 炒作手法大揭秘

08-24 股票书籍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20章 炒作手法大揭秘.jpg

“炒作”这个词语如今已经带有贬义的意味了。如果炒作的目标是大量抛售股票,当然这样的操作并没有任何误导公众的地方,我认为炒作过程本身并没有什么神秘或者欺诈之处。毫无疑问,一个作手必须在投机客中找到买家,因此他求助于那些希望为自己的资本带来巨大回报,并因此愿意承担超过一般商业风险的人。对于那些明知这一点但仍然将自己无法轻松赚钱归咎于别人的人,我不会太同情他们。这种人赚钱的时候聪明绝顶,但在赔钱时其他人就成了骗子、炒家!在这些时候,“炒作”这个字眼从这些人嘴里说出来就是在暗示别人在“出老千”,但事实并非如此。

通常,炒作的目标是培养出活跃的市场,也就是在任何时候可以某个价格出清大量股票的市场能力。当然,一个内线集团可能会因为市场大势反转,除非承受巨大的令人不悦的牺牲,否则发现自己无法卖掉手中的股票。因此决定雇佣专业人士,相信这些人的技巧和经验可以帮助其有序地退出市场,而且不用遭受巨大损失。

你会注意到,我并没有提到那种以尽可能低的价格买进股票的炒作,比如为了获取控制权而买进,因为这种事情在当今并不常见。

杰伊·古尔德希望得到西联电报公司的控制权,于是决定大量吸进公司股票。华盛顿·E.康纳(Washin

gton E. Connor)已经多年没有出现在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大厅,他突然在西联电报股票交易处现身,开始出价买进西联电报。所有场内交易员都嘲笑他这么愚蠢的行为,认为他把自己想得太简单了,所以他们兴高采烈地把他希望买进的股票全部倒手卖给了他。大家认为他是在假装帮助古尔德先生买入西联电报,试图拉抬股票,这真是一个太拙劣的把戏了。这算是炒作吗?我想我只能回答“是,但又不是”!

在大多数情况下,就像我说的那样,炒作的目标是以最好的价格把股票卖给公众。这不只是个股票销售问题,还是股票分布问题。很显然,无论在何种情况下,1000人持有一只股票总要好过于一个人持有,这对市场也比较有利。所以,一个操盘手不仅要考虑以好价格卖出股票,还要考虑股票的分布特点。

如果之后你无法引导公众接盘你手中的股票,那么即使把价格抬到很高也没有什么意义。每当缺少经验的操盘手们试图在顶部出货却遭遇失败时,老前辈们就会带着睿智的表情告诉他们:你可以把一匹马牵到水边,却不能强迫它喝水。这个比喻真是太到位了!实际上,最好牢记炒作的一条原则,这也是基恩和其他优秀的前辈都明白的原则,即尽可能把股票炒到最高点,然后在下跌的过程中出货给公众

让我从头说起。假设有一个主体——一个承销集团、一个内部集团或一个人,希望用尽可能高的价格卖出手中持有的大量股票。这只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卖出股票最好的地方应该是在公开市场,最好的买家应该是一般的公众。所有股票交易事宜由一个人全权负责,他是集团现任或前任合伙人,试图在证券交易所卖出股票,却没有成功。他现在或者很快就会非常熟悉股市的运作,意识到需要一个拥有比他经验更加丰富、能力更加高超的人来做这个工作。他自己私下打听或者听别人说过,有一些人在做同样的股票交易方面非常成功,因此他决定利用他们的专业技能去为自己服务。他开始去寻找其中一个人,就像他生病时去看医生、需要专家时去找工程师一样。

假设他听说过我精通股票交易,我认为他会尽力去找到所有与我有关的资料,然后安排见面,并且在合适的时间他会到我的办公室拜访。

当然,恰好我对这只股票了如指掌。我的工作就是掌握这些信息,这是我赖以谋生的方式。客人告诉我他和合伙人的目的是什么,然后请我接下这单生意。

我要求他们提供所有我认为需要的信息,让我可以清楚地理解我所要从事的工作内容。我会确定这件事情的价值,并评估股票在市场上的表现。除了这些之外,再

加上我对当前市场形势的解读,可以帮助我判断出未来操作成功的可能性。

如果我可以得出乐观的结论,我会接受邀请,然后告诉他们我提供服务的条件。如果他们进而接受我的条件,包括酬劳和工作要求,我会立刻开始工作。

一般情况下,我会要求拿到一笔股票的认购权。我坚持递进式的认购权,这样对各方都公平。认购价格从略低于目前的市价起步,然后逐步提高。举个例子,我得到10万股的认购权,这只股票的实时报价是40美元。我会以35美元认购几千股,下一笔是37美元,再下一笔是40美元,然后是45、50美元,依次递进,一直升到75或80美元。

如果通过我的专业操作也就是炒作,股价上涨而且达到了最高位,这只股票的市场需求会非常大,因此我可以卖出相当数量的股票。当然,我也可以同时认购这些股票。我赚到了钱,客户也赚钱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他们为了我的技巧付费,他们应该得到这样的回报。当然,有时客户会遭受一些损失,但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因为除非我清楚地看到有利可图,否则我不会接下这单生意。

一只股票开始多头走势的第一步就是四处宣传这只股票马上要上涨了。听起来很搞笑,不是吗?其实,最有效的宣传方法是你真心实意去炒热这只股票,展现强

劲的走势。该说的话都说完,该做的事情都做完,实际上最伟大的公关人员就是报价机,迄今为止最有效的广告媒介是大盘。我无须为客户推出任何宣传文件,也没有必要把股票的价值通报给每天的新闻媒体,更不用求助于财经评论去关注公司的发展前景。我也不需要有任何追随者,只要能把这只股票的行情变得活跃起来,所有这些我们极其希望完成的事情都可以实现。当股票交易活跃,自然会有人同时要求给出解释,而这当然意味着不需要我的任何帮助,需要的解释会刊登出来。

场内交易员要求的只不过是活跃的交易。只有在一个自由的市场,他们才会愿意在任何价位买卖任何股票。只要有活跃的市场,他们就会交易成千上万股,而且他们集合起来的交易量相当惊人。他们一定会成为第一批买家,一路追随你上涨的脚步,因此在操作的任何阶段都会为你提供巨大的帮助。我知道詹姆斯·基恩常常习惯于雇佣最活跃的场内交易员,一方面这样可以掩盖炒作的源头,另一方面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最善于拓展业务和散布消息。他常常口头承诺他们价位高于市价的认购权,这样在他们变现之前可以帮他一点忙,他也会让他们赚取利润。要得到这些人员的追随,只要让一只股票变得活跃起来就可以了。交易者们不会提出过多的要求

,当然最好记住,这些专业人士在证券交易所大厅交易的目的是为了卖出股票获利。他们不会坚持得到很大的利润,但一定是能快速实现的利润。

我把一只股票炒热,目的是吸引投机者们的注意力,原因我已经说过了。我买进又卖出,交易者们也会跟风操作。有很多人出于投机的目的像我一样坚持持有大量的股票,当通过认购权锁定一部分股票之后,卖盘的压力就不会太大了。因此买盘力量总是强过卖盘,而公众追随的目标更多是场内交易者而不是作手。公众会作为买方进场,我则满足他们迫切的需求,也就是说我会把股票抛售给他们。如果市场的需求足够旺盛,那么可以吸纳的股票数量比我在炒作初期被迫吸进的还要多,当出现这种情形时我就会放空这只股票,即技术性放空。换言之,我卖出的股票数量比我的持股数量还要多。这对我而言是非常安全的,因为我其实是根据自己的认购权来决定卖出的数量。当然,公众的需求减弱时股价会停止上涨,这时我会耐心等待。

然后,假设这只股票已经停止上涨。有一天走势疲软,整个市场可能出现了回落的趋势,或者某些眼光犀利的交易者可能会看出,我的这只股票已经没有了买家,于是他开始抛出,他的同伴们紧随其后抛售。无论什么原因,我的这只股票开始下跌。于是

,我开始买进,进行托盘,就像发行人看好这只股票时做的那样。还有,我不用吸进股票就能托盘,也就是说,我之后需要抛售的股票数量并没有增加。请注意,我托盘但不会减少自己的资金实力。当然,我做的其实是回补我在高位卖出的那部分股票,当时来自公众或专业交易者的需求能够让我高价放空。所以,一定要让交易者和公众明白,在股票下跌时总会有人买进。这不但会阻止业内人士鲁莽的放空行为,还会阻止受到惊吓的股票持有人出清股票。当一只股票走势越来越疲弱时,你常常可以看到这两种抛售方式,这也会造成股票缺乏支撑,进而加剧其疲软表现。我将这种回补买入的操作方法称之为稳定操作程序。

随着市场需求不断扩大,我当然会在价格上升的过程中卖出股票,但卖出的数量绝对不会大到抑制涨势。这样做是在严格贯彻落实我的稳定操作计划。显而易见,我在合理有序的涨势中,卖出股票越多,就越能鼓舞那些保守的投机者,他们在数量上比鲁莽的场内交易员要多多了,而且还可以在必然出现的股价疲软时期给予股票足够的支撑。由于我一直在做空,所以我总是可以处在一个合适的部位去支撑股票,而又不伤及自己。通常,当价格可以让我有利可图时,我开始卖出。但有时即便没有利润我也要卖出

,这只是为了去创造或者增加我的“无风险买入力量”。我的工作不只是要拉抬价格或是替顾客卖出一大笔股票,还要为自己赚到钱。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要求客户提供操作资金的原因。我的酬劳要视操作成功与否而定。

当然,刚才我介绍的做法并非一成不变。我没有也不会去遵循一种僵硬的操作体系。我会根据不同的情况,改变自己的条件和方式。

如果希望把一只股票卖出去,应该尽快把价格炒到最高,然后抛售。我重复这一点,一是因为这是基本原则;二是因为显然公众都相信所有的卖出都应该在高位进行。有时一只股票会徘徊不前,在这种情况下,股价不再上涨,这就是卖出的好时机。股价自然会随着你的卖出而下降,而且跌幅超出你的想象,但通常你可以把股价再拉抬回来。只要我正在炒作的股票在我的买盘引领之下价格上涨,我知道自己大可不必担心,必要时我会信心十足地使用自有资金精准买入,就像我买进其他表现出同样行情的股票一样。这是阻力最小的方向。

当我的买盘不能拉抬股价时,我会停止买进,然后开始抛售,即使我恰好没有在炒作这只股票,我仍然会同样操作。你应该知道,脱手一只股票的主要方式是在下跌的过程中卖出。在股价下跌时可以处理掉这么多股票,确实令人惊奇。

我重申,无论何时,在炒作过程中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股票交易者。毕竟,作为一个操盘手,我面对的问题和一个普通股民是完全相同的。当操盘手无法让一只股票按照自己的意愿波动时,就应该终止操作了。当你操作的股票没有按照它应有表现波动时,要立刻出清离场。不要与大盘争辩,不要指望去挽回利润。该离场时就离场,这是最合适和划算的操作方法。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