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14章 在股票和小麦期货中东山再起

08-24 股票书籍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第14章 在股票和小麦期货中东山再起.jpg

离开威廉森布朗公司时,我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赚钱机会,对此我一直耿耿于怀。我进入到了一段漫长的无钱可挣的时期,整整四年一分钱也没挣到。正如比利·亨利奎兹曾经所言:“那是一个连臭鼬都不放臭屁的市场。”

在我看来,自己似乎倒了大霉,这可能是上天的旨意要惩罚我,但我真的没有那么自负以致招来如此磨难。在投资中我没有犯下任何罪孽,需要向债务人偿还自己的罪过,我也没有像一般的傻瓜那样去操作。我所做的或者说我没有做完的事情,应该在华尔街之外的地方受到赞扬而不是责备。

在华尔街,我的做法不仅是荒谬的,而且还要付出代价。到目前为止,这个地方最糟糕的事情是,这个充满股票的区域会让一个人不得不让自己变得不那么有人情味。

我离开了威廉森布朗公司,到其他经纪公司试着交易。在每一个地方,我都赔钱。我活该这样,因为我总是想强迫市场给予我根本没有必要给我的东西,即赚钱的机会。我要拿到信用保证金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认识我的人都很信任我。我可以告诉你,我最终停止用信用金交易时已经欠下了超过100万美元,通过这一点你就可以看出他们给我了极大的信任。

问题不在于我失去了抓住机遇的能力,而是因为在那倒霉的四年里赚钱的机会根本不存在。然而我还是

不停交易,试图多积累一点本钱,结果只是多增加了自己的债务。因为我不想再欠朋友们更多的钱了,所以我中止了交易,之后我靠为别人操盘为生,这些人相信我很懂行,即便是在熊市中也能应付自如。如果有利润,我就可以为自己的服务抽取一定的酬劳。我就靠这种方式维持着生活,也可以说我是以此为生。

当然,我并不总是亏钱,但是却没有赚到足够的钱来减轻债务。最终,情况更加糟糕,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气馁。

所有事情看起来都跟我作对。从身家数百万美元、拥有豪华游艇沦落到负债累累,节俭度日,我没有感到沮丧。虽然我对自己的境遇并不满意,但不能总是自怨自艾。我并没有打算耐心地等待下去,让时间和上帝带走我的不快,因此我开始研究自身出现的问题。

显然,脱离困境的唯一办法是赚钱。要赚到钱,我只需进行成功的交易即可。我以前就是这样交易的,我必须再次取得成功。过去我曾不止一次凭借小的本钱成功翻身,市场迟早还会给我机会。

我说服自己相信所有的错误都是自己造成的,与市场无关。现在,我的问题是什么呢?我扪心自问,这也是我遇到各种交易问题时一贯采取的方式。

冷静思考之后我得出结论:问题的症结在于我担心自己的债务,这一点始终困扰着我的思维。我必须向你

解释,这不仅仅是因负债导致的心理问题。任何生意人在日常经营过程中都会负债,我的大部分债务只不过是交易产生的债务,这可以归咎于对我不利的市场形势,与那些因持续不合常理的市场环境而遭受损失的商人相比,我的情况比他们要好一点。

当然,随着时间不断推移,由于还不起债,我开始对自己的债务有点失去理智了。我要解释一下:我负债100多万美元,请记住,这全部都是在股市的损失。我大部分的债主都很好,没有找我追债,但有两个人让我不胜其烦。他们经常缠着我,每当我赚到一点钱,他们就找到我,想知道我究竟赚了多少钱,并且坚持让我先还他们的钱。其中一个人,我欠了他800美元,他威胁要起诉我,查封我的家具,诸如此类。我想不通,我又不是那种看起来像穷途末路的无业人士,他为什么认为我会隐匿财产。

在研究自身问题的时候,我认识到我需要做的不是去研读股市行情走势,而是去了解自己。我非常冷静地得出一个结论:只要还忧心忡忡,就不会做成任何有用的事,而同样明显的是,只要我欠着钱,我就会一直担心。我的意思是,只要债主们上门讨债或者要求我在攒到足够的本钱之前提前偿还他们的债务,我就无法顺利地东山再起。这一点明白无误,我告诉自己:“我必须破

产。”否则还有其他办法可以缓解我的焦虑吗?

这件事情听起来既容易又合情合理,不是吗?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也不情愿这么做。我讨厌这种做法,我痛恨将自己置于一个被人误会和曲解的位置。我自己对钱从来不在乎,我从来没有认为钱值得我去撒谎,可是我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想。当然,我也清楚如果我再次站稳脚跟,我会还清每一个人的债务,因为这是我的义务。但是,如果我不能用原有的方式进行交易,我就不可能还清那100万美元债务。

我鼓足勇气去见债主们,这对我而言比登天还难,因为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我的私人朋友或者老相识。

我开诚布公地解释了我的境地。我说:“我也不想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因为我不想还你们钱,而是为了对我们双方都公平,我必须先让自己能够赚到钱。我断断续续两年多在考虑这个解决方法了,可就是没有勇气站出来向你们坦诚我的想法。如果早说出来,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总而言之:当这些债务折磨着我,让人心烦意乱时,我确实不能做回原来的自己。我现在决定要做一年前就该做的事情了。除了刚才讲的理由外,我没有别的理由了。”

第一个表态的人实际上说出了所有债权人的意思,他也是在代表自己公司发言。“利文斯顿先生,”他说,“我们理解你的

意思,我们完全清楚你的处境。我告诉你我们的打算吧:我们会豁免你的债务。让你的律师按照你的意思准备一份文件,我们签字。”

这基本上是所有大债主的意思。这是华尔街的另一面,这不仅仅是无所谓的关心或者公平交易的精神,还是一个极其明智的决定,因为这显然是一笔好生意。对他们的善意和睿智,我非常感激。

这些债权人豁免了我累计达100多万美元的债务,不过有两个小债权人没有签字,其中一个是我给你讲过的欠他800美元的那个人,另外一个是我欠了6000美元的一家经纪公司,当时已经破产了,接管人根本不认识我,一天到晚跟着我。即便让他们参照大债权人的做法,我想法院也不会让他们签字。我破产清单上累计只剩下大约10万美元的债务了。

看到报纸上报道自己的事情实在让人不爽。我一向是欠债足额还钱,这个新的遭遇让我深感羞辱。我知道只要我还活着,总有一天我会还清每一笔债务,可是并不是每一个读到这本书的人都会明白这一点。

自从看到报纸上这篇报道后,我都羞于出门。不过,这种感觉很快便烟消云散了。我无法向你形容当知道自己不会再被纠缠时,我是如何如释重负的。他们不会理解一个人如果想要在股票投机中取得成功,就必须全身心投入到交易之中。

摆脱债

务困扰之后,我的思想解脱出来,交易时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下一步是再积累一笔本金。在1914年,证券交易所从7月31日到12月中旬一直闭市,华尔街一片萧条。很长时间里我没有生意可做,我对所有朋友都有所亏欠,当我知道已经没有人可以再为我提供更多帮助的时候,我不能因为他们对我和蔼友善就要求他们再次伸出援手。

想要得到一笔合适的本金简直是比登天还难,因为证券交易所关门,我无法让每一个经纪公司为我提供帮助。我试了几个地方都不管用。

最后,我只好去见丹尼尔·威廉森,当时是1915年2月。我告诉他我已经从债务中解脱出来,准备恢复到以前的交易状态。你可能记得,当他需要我的时候,不用我开口就提供给我了2.5万美元供我使用。

现在我需要他了,他说:“当你看到有适合你投资的股票时就只管买500股,没有问题。”

我表示感谢后就离开了。他曾经阻止我赚大钱,他的公司从我这里赚了一大笔佣金。我承认,一想到威廉森的公司不借给我一笔启动资金我就有点难过。我打算开始入市时要保守操作,如果我能够有多于500股的钱用于交易,我会更快且更容易地恢复自己的资金状况。但无论如何,我的机会回来了。

我离开丹尼尔·威廉森公司后,对行情进行了大致的研究

,尤其是对自己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反思。当时是牛市,不只是我,成千上万的投资们都能一眼看得出来。但我的启动资金只有别人提供给我的500股,也就是说,我受制于人,举步维艰。从一开始我就承受不起一丁点儿的挫折,我必须用第一笔操作去筹措自己的本金。起步阶段我的500股操作必须带来利润,赚到真金白银。我知道,如果没有足够的本金,我就无法发挥自己良好的判断力。没有足够的保证金,就不可能以冷静、理性的态度面对这个游戏,要想具备这种态度,你必须能够承受一些微小的损失,就像我在以前做大笔交易之前测试市场时经常发生的损失一样。

我现在意识到,自己当时已经到了投机生涯生死攸关的时刻。如果这次失手,无法预测我何时何地才能有另一笔资金来做下一次尝试了。很显然,我必须等待最能达到预期效果的时机。

我并没有靠近威廉森布朗公司,我的意思是说,在长达六周股市行情稳定的时间里,我都刻意和他们保持距离。我担心如果去了交易大厅,知道自己可以买500股的话,就可能忍受不住诱惑在错误的时机交易或者买卖错误的股票。

一个投资者除了研究基本形势,牢记市场先例,把外界公众的心理以及他的经纪商的局限铭记在心之外,他还必须认识自己并且准备好应对自

己的弱点。作为一个人,没有必要感到愤怒。我已经感觉到,读懂自己与读懂大盘同样重要。我已经研究、反思过自己的反应,当我承受压力时或是在股市行情活跃时面对不可避免的诱惑,那种情绪反应和精神状态与我考虑农作物行情和分析收益报告如出一辙。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我心急如焚等待重新交易。我坐在另一个经纪公司的报价板前,我不能买卖一只股票,只能研究市场,不能错过行情记录的任何一笔交易,我密切注意最佳时机的到来,静候股价上涨的铃声敲响。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1915年初那段关键的时期,我最看好的股票是伯利恒钢铁。我确信无疑这只股票一定会上涨,但为了确保可以旗开得胜,而且我必须这样,我决定按兵不动等待股价超过它的票面价值。

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的经验是:无论什么时候,一只股票首次上涨越过100点,200点或300点的整数关口,几乎总会继续上涨30~50点,突破300点之后,上涨的速度会比越过100或200点时更加快。我之前大手笔操作的股票之一就是阿纳康达,我在它突破200点时买进,随后在260点时卖出。在股票超过票面价值后买进,我的这种交易做法可以追溯到早期在对赌行的时期。这是一个古老的投资原则。

你可以

想象我是多么渴望重新回到原来的交易规模。我急切地想去开始操作,其他事情都不愿理会,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我看到正如我所料,伯利恒钢铁每天都在上涨,价格越涨越高,但我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冲动,不让自己跑到威廉森布朗公司去买入那500股股票。我知道,我必须尽我所能,使首笔操作万无一失。

股票每上涨1个点就意味着我少赚500美元。第一次上涨的10个点意味着我本该连续加码,这样现在我手里就不是500股而是1000股,也就是说每上涨1个点我就能赚到1000美元。但我仍然纹丝不动,我没有听从高声疾呼的希望或是喋喋不休的信念,而是接受了经验发出的声音以及常识的忠告。一旦我拿到合适的本金,我就可以承受冒险的损失。但没有本钱就去冒险,哪怕是很小的风险,都是一种力不能及的奢望。六周的耐心等待之后,最终我还是用理智战胜了贪婪和欲望!

这只股票涨到90点的时候,我真的开始动摇和忧心忡忡了。想想吧,我看好行情,却没有买入和赚到钱。当涨到98点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伯利恒钢铁正在突破100点,一旦突破这个关口,那么房顶就要被掀翻了!”大盘也明白无误地说明了这个走势。实际上,它是在用麦克风告诉我这个情况。我可以告诉

你,当价格报收98点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100点。我知道那不是我希望发出的声音或者欲望看到的景象,而是我读盘的直觉。因此,我对自己说:“我不能等它突破100点,我现在就要买入,这和突破百点关口没什么两样。”

我冲进威廉森布朗公司,下单买了500股伯利恒钢铁的股票。这时市价是98点,我在98点和99点之间的价位买入了500股。这之后价格一路上冲,在晚上收盘时已经涨到了114点或115点,我又买入了500股。

第二天,伯利恒钢铁的股价是145,我有本钱了,但这是我自己挣来的。在苦苦等待最佳入手时机的六周是我经历过的最紧张也最疲惫的一段时间。但我得到了回报,现在我有足够的资金进行较大规模的交易了。如果只是500股的交易规模,我永远不会有任何成就。

无论从事任何事业,“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在对伯利恒钢铁的操作之后我的表现非常优秀,真的,你可能无法相信这是同一个人做的交易。事实上,我不再是原来的自己,因为之前我备受困扰、错误百出的地方现在都可以从容正确地应对。没有债主们来骚扰,没有因为资金的缺乏而干扰自己的思路或是阻止自己去倾听基于经验而发出的真实声音,因此我不断地赚钱。

突然之间,当我正向着一笔确

信无疑可以到手的财富进发时,传来了卢西塔尼亚号游轮被德国潜艇击沉的消息。每过一段时间,一个人就会遭受一次打击,就像被人用刀捅进了心窝。或许这是有人在用悲惨的现实提醒人们:在市场上没有人可以永远正确,因为总有你无法控制的利空突发事件在发生。

我听人们说,卢西塔尼亚号被击沉的消息不会对职业交易商们造成太大的影响,他们还告诉我,在华尔街知道这件事情之前交易商们早就得到消息了。我太不聪明了,没有办法通过提前获知这个消息而逃脱股市的下跌,我所能告诉你的是,卢西塔尼亚号的沉没以及其他一两次我没有足够明智地预见到的股市回调,让我损失惨重。

到了1915年底,我发现自己在经纪公司的账户余额只有14万美元。虽然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我对市场的判断一直都准确,但这确实是我实际赚到的所有钱。

在接下来的一年,我的情况好转很多。我非常幸运,在疯狂的牛市中我不断做多,交易一帆风顺,除了赚钱,我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这使我想起了已故标准石油公司的亨利·罗杰斯的一句话:一个人赚钱的时候到来时,想不赚钱都难,就像在暴雨中没有打伞,想不被淋湿都是不可能的一样。这是我们见过的最明确无误的牛市,每个人都清楚,协约国购买美国制造的各种各

样的供给品,美国成了世界上最繁荣的国家。我们拥有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出售的商品,我们飞速地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金钱。我的意思是,全世界的黄金正像潮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国家。通货膨胀在所难免,自然地那意味着所有东西都要涨价。

从一开始,所有这些都表现得非常明显,不需要太多地控制或者说完全没有必要控制物价上涨。那就是与其他牛市相比,这次牛市不必做太多准备工作的原因。与其他经济繁荣相比,战时繁荣发展得更为自然和迅猛,除此之外,也会为公众带来史无前例的利益。也就是说,1915年股市带来的收益比华尔街历史上任何其他繁荣分布得都要广泛。公众没有把他们的全部账面利润变为实实在在的现金,或者说没有将获利落袋为安,长期持有,这种情况历史上已经重复过很多次。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像在华尔街那样,历史可以如此频繁、一致地进行重复。当你阅读当代股市兴衰的文字记录时,你会被一件事情所震撼,那就是今天的股票投机或者股票投机者和昨天几乎没有区别。游戏没有改变,人性也没有改变。

我亲身经历了1916年的股市繁荣。我和其他人一样也是多头,却时刻保持警惕。正如每个人都知道的那样,我知道牛市终有尽头,我密切关注着预警信号。我对于猜

测小道消息的来源并不是十分感兴趣,所以我的目光并不总是盯着一点看。我不会偏执地只关注市场的一面而忽视另一面,我也从未觉得自己会这样做。多头市场让我的账户资金大大增加,空头市场对我也非常慷慨,所以在我收到需要退出市场的警示之后,我并没有充足的理由要求自己去片面地追求是多头还是空头。正确操作才是我应该关注的。

还有一件事需要记住,那就是市场不会在灿烂光辉的照耀之下登上顶点,也不会以另外一种突然反转的形式而终结。股市可能而且经常是在价格普遍开始下跌之前很久就已经走出牛市。我期待已久的信号出现了,我注意到,那些市场上的领涨股接二连三地从最高点下跌了几个点,而且是几个月以来第一次没有再反弹回去。这些股票显然是在彼此竞争,我的交易策略也迫切需要进行调整。

改变策略再简单不过了。在牛市,价格走势当然是在坚决明确地上涨。所以,每当有一只股票背离大势,你就有理由认为这只股票在某些方面出了问题。对于经验丰富的交易者而言,这足可以让他们察觉到行情的不妙。他们不必期待大盘变成一位讲师告诉走势,不必等待大盘提供一份合法的批准文件,他们的工作就是聆听大盘发出“离场”的口令。

就像我前面所说,我注意到之前那些涨势惊人的领

头股票已经停止了上涨势头,都下跌了六七个点,然后开始横盘不动。与此同时,股市的其他股票在新的领头羊的带领之下继续一路上涨。既然这些股价下跌的公司本身没有出现任何问题,那么一定可以在别处找到原因。这些股票已经保持现有的涨势几个月了,而现在涨势不再,虽然多头力量依然强劲,但对这些股票而言它们的牛市已经终结了。不过,股市的其他股票依然在稳步上涨。

当前市场趋势的确没有发生扭转,所以没有必要感到迷茫,变得唯唯诺诺。那时我还没有转为看空市场,因为大盘还没有给我信号。虽然牛市的终结近在咫尺,但毕竟触手可及了。在此之前,做多仍然有利可图。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对那些不再上涨的股票转为做空,对于市场上其他还具备上涨力量的股票我仍然买入卖出。

领头羊们已经停止了领涨,所以我卖出它们,每只都做空5000股,然后再做多最新的领涨股。我做空的股票涨幅不大,但做多的股票继续上涨。当最终轮到这些股票涨势终结的时候我又全部抛出,每只股票短线做空5000股。到这时为止,我做空的股票多于做多的,因为很明显下一次赚大钱的机会就是在股市下跌之中。在我确信牛市实际结束之前,熊市就已经开始了,我知道全力做空的时候还没到。完全没有必要“

皇上不急太监急”,这时做空会非常冒失。大盘只是告诉我们,熊市大军的巡逻部队已经飞驰而过,是时候着手准备了。

我不停地买入卖出,大约一个月这样交易之后,我共计做空了60000股,12只不同的股票,每只股票5000股。这些股票在年初是大牛市中的领涨股,深受公众追捧。这次做空的规模不算太大,但不要忘记此时市场还没有展示出明确的空头走向。

随后有一天,整个市场开始显出疲态,所有股票价格开始下跌。当我从做空的那12只股票中每一只股票都赚到了至少4个点时,我知道自己的操作是正确的。大盘告诉我,现在做空非常安全,所以我立即将放空仓位加大了一倍。

我有自己的立场。在这种现在来看明确是空头的市场,我做空股票。我没有必要去施加任何推动力量,股市一定会按照我预测的方向发展,我深知这一点,我可以放心等待。在我加倍了空头仓位之后,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做任何交易。在我满仓大约七周之后,发生了著名的“泄密事件”,股市哀鸿一片。据说有人提前从华盛顿得到消息,威尔逊总统将要发表一份声明,让欧洲很快重回和平。世界大战促使美国出现并维持了战时经济繁荣,和平当然是一大利空。一位最精明的场内交易员被指控利用提前获得这个消息而获利,

但他只是说,他抛出股票不是靠什么消息,而是因为他认为牛市已经走到了尽头。我自己在七周前就加倍地增加了空头头寸。

在听到市场暴跌的消息后我开始回补,这是唯一可以进行的操作。当发生计划之外的事情,你就利用慈善的命运之神给你提供的良机。首先,一场暴跌让市场操作空间变得巨大,你就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这是你把账面利润套现的好时机。即使在空头市场,一个人也不能总是买进12只股票却不拉升自己股票的价格。所以,他必须耐心等待市场给予他买入上述数量股票的机会,却不会减少他的账面利润。

我应当指出的是,我并不是在刻意追求这个特定时间,由于特定原因而造成的特定暴跌。正如我之前告诉你的,我作为30年交易者的经验是:这些突发事件往往是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推进,这些正是我在股市的立身之本。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牢记在心:绝对不要试图在最高点卖出。这种做法是不明智的,股票下跌之后没有再强势反弹就应当卖出了。

1916年,通过牛市持续做多,之后在熊市开始做空,我净赚了大约300万美元。就像我前面说过的那样,一个人没有必要只“嫁给”市场的一面,并且至死不渝。

那年冬天我像往常一样南下棕榈滩度假,因为我非常喜爱在那儿海钓。

我做空股票和小麦

期货,两者都给我带来了可观的收益。我没有什么烦恼事,非常享受这段时光。当然,除非我远去欧洲,否则不可能真正摆脱对股票或者期货市场的牵挂。比如,在阿迪朗达克(纽约州立公园,美国最大的荒野之一)我在经纪商办公室和自己家之间有一条直通电话线路。

在棕榈滩我定期去经纪商在当地的分公司。我看到棉花表现强劲,价格一直在上涨,虽然我对棉花兴趣不大。大约在那个时候,也就是1917年,我听说了许多关于威尔逊总统为了带来和平所付出的努力。这些报道来自于华盛顿,以新闻快讯的形式传来,在朋友之间作为私人建议在棕榈滩相互传递。正是这些促使我有一天认识到,各种市场的行情取决于威尔逊先生能够成功带来和平。如果和平按照预期触手可及,股票和小麦期货应当会下跌,而棉花将会上涨。无论股票和小麦向哪个方向发展我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对于棉花我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交易了。

那天下午14:20,我没有买进一包棉花,但是到了14:25,我认为和平即将到来,因此在起步阶段买入了1.5万包。我打算遵循自己原有的交易方式进行交易,就像我已经叙述过的那样,逐步买入直至满仓。

就在那天下午,在股市收盘之后,我们获知了德国采取无限制潜艇战的消息。我们

无能为力,只能等到第二天股市开盘。我回忆那天晚上在格里德利公司,美国的一个工业巨头准备以低于当天下午收盘价5个点的价格抛售其持有的全部美国钢铁公司股票。有几个匹兹堡的百万富翁获知了这个消息,但是没有人接盘,他们知道只要吃进肯定会遭受巨大亏损。

确实如此,你可以想象,第二天早晨股市和期货市场一片狼藉。一些股票开盘价比前一天晚上收盘价低8个点。对我而言,这是上天恩赐的大好机会,可以让我回补自己可以获利的所有空头头寸。如我之前所言,在熊市之中,如果市场突然陷入混乱,回补总是明智的做法。

如果你对头寸操作得当,这是把大笔账面利润转化为实实在在现金的唯一方法。例如,我做空50000股美国钢铁公司,当然还做空了其他股票,当我看到有进场机会时,我就会回补。我的利润达到约150万美元,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我在前一天下午交易收盘前半小时买进的1.5包万棉花,一开盘就低了500个点。跌幅惊人!这意味着一夜之间我亏损了37.5万美元。这个时候非常明显,在股票和小麦期货交易中把空头平仓是唯一明智的操作,但我却不太明白在棉花上我该如何下手。需要考虑各种各样的因素,而当我想去止损时,我认为自己这样做是错误的,当天

上午这样止损并非我愿。随后,我进行了反省,自己曾去南方钓鱼逍遥度日,却没有认真研究棉花市场的行情。此外,我在小麦和股票交易中赚到了大钱,这让我决定承受棉花交易中的损失。通过计算,我的利润是100万多一点,没有超过150万。

如果前一天收盘之前没有买下棉花,我可以节省40万美元。这说明一个投资者如果仓位不当,他会多么快地赔上一大笔钱。请注意,沿最小阻力方向交易的方法再次证明对一个交易者的价值是有多么巨大。尽管德国照会引发了市场不可预料的因素,但价格仍然在我预判之中。如果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话,我的三笔操作就100%是正确的,因为随着和平的到来,股票和小麦价格就会下跌,棉花价会暴涨,我就会从这三笔交易中大赚一笔。如果不考虑是和平还是战争,我对股市和小麦的看法就是正确的,这也正是意外事件会助我一臂之力的原因。在棉花交易中,我将自己的操作建立在某件发生在市场之外的事情之上,也就是说,我把赌注压在了威尔森会在和平谈判中获胜,但德国的军事领导人让我在棉花上一败涂地。

1917年初返回纽约时,我还清了全部债务,总计超过100万美元。清偿债务让我感到非常高兴,其实我本可以提前几个月还清,但我出于一个简

单的原因没有这样做,那就是我当时的交易一直很活跃,而且很成功,我需要投入手中所有资本。无论是对我自己还是对所有的债主们而言,我都应该尽全部可能利用好1915年和1916年大好的市场行情。

我知道自己会赚到大钱,所以并不担心让债主们多等几个月,更何况他们中许多人根本没有指望能从我这里拿回钱。对于这些债务,我不想一次还一部分钱,或是一次还一个人钱,我想一次性全额还清。只要市场条件允许,我就会在资金允许的最大范围内不断开展交易。

我喜欢在归还本金之外支付利息,但所有在债务豁免协议上签字的债权人都坚决予以拒绝。那个我欠他800美元的家伙,我最后一个还给他钱,他曾经给我的生活增添了沉重的重担,使我沮丧无比,让我无法安心交易。我让他一直等着,直到他听说所有人的钱都还清之后,我才还给他钱。我想给他点教训,下次再有人欠他几百块钱的时候能够多多体谅别人。

这就是我东山再起的经过。

在还清了所有债务之后,我提取了一大笔钱作为年金。我下定决心,不再回到那种身无分文、心神不宁、不名一钱的境遇了。当然,我结婚后就为妻子建立了信托资金,儿子出生之后我又为他留了一笔信托资金。

我这样做,不仅是担心市场再度将这些钱从我手中夺走

,而且还因为我知道一个人会把自己唾手可得的东西挥霍一空。做了这些事情之后,我就不会连累我的妻子和孩子了。

我认识的许多人都是这样做的,但当他们需要钱时,又会哄骗妻子签字把钱取出来,然后赔个精光。然而我已经安排妥当,无论是我还是妻子想做什么,都不能挪用信托资金里的钱。这笔钱绝对安全,可以免受我们两个人中任何一个人的支配,即便是我交易使用也不行,即便是出于对妻子的挚爱也不行。我绝不会再冒任何风险了!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