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学习网 > 股票书籍> 正文

《巴菲特幕后智囊:查理·芒格传》第18章 投资《每日新闻》

08-17 股票书籍

在我的一生中从来没有因为谦虚而受到指责。虽然谦虚是我非常欣赏的一种品质,我并不认为自己已完全拥有。

——查理·芒格

洛杉矶联邦司法大厦位于音乐中心的街对面,是一幢著名的建筑物。它常常被当作电影或电视的背景画面,在O.J.辛普森谋杀案审判期间更是每天都出现在新闻里。1999年夏天,每日新闻集团作为法律报纸《洛杉矶每日新闻》的出版人,出庭应对由微型规模的《大都会新闻》提起的非公平竞争诉讼。审判期间的多数日子里,都有一名衣着考究的老人,戴着一副非常厚的眼镜,坐在旁听席上听审。最后,查理·芒格——每日新闻集团的主席,被传召入证人席。

芒格的律师罗纳德·奥尔森知道查理的性格,已经告诫过他的客户:证词只要能简单地回答问题就行了。一开始查理干得相当不错,不过渐渐地他就表露出了通常在伯克希尔年度股东大会和每年的威斯科金融集团年会上表现出的那种形象。查理开始阐述他的人生哲学、工作理念以及对于报纸和新闻行业的狂热追求。原告的律师托马斯·杰拉迪提出反对,问法官:“请问芒格先生是否能够直接回答奥尔森先生的问题?他的回答已经超出问题的范围了。”

杰拉迪坚称自己在法律这一行从业已久,知道正在发生的是什么事情。“这显然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方案——芒格将椅子转向陪审团,试图博得人们的同情:‘我在这里亏了钱,又在那里亏了钱。’这是完全错误的行为。”

法官请奥尔森确保自己的客户能专心围绕眼前的事情。

“我会尽我所能。”奥尔森说。

大概1个小时之后,原告律师再一次受够了芒格,向法官投诉:

他真的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我很清楚这一点,罗恩清楚,法庭也清楚。因此我认为他的行为表现是非常不恰当的,并迫使我作为一名律师在每次他开始胡说八道的时候站起来反对。到目前为止向他提出的42个问题中一个都没有正面回答过。

法官看起来对于该如何处理非常迷惑,因为很显然查理的方式就是这样的,而且他可能也不会其他回答问题的方式。最后法官只是要求芒格先生不要说不相干的事情,庭审继续进行。

半个小时后,在证明《洛杉矶大都会新闻》如果出售的话将价值几何时,芒格仍然站在证人席上。忽然他大声哀叫起来。

“哎哟!哎哟!痛呀!痛呀!痛呀!”

法官、律师和陪审团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芒格因为某种疼痛而扭动挣扎。“我的腿抽筋了,”他终于说出来,“这就是人老之后得到的好处。”

对方律师提出抗议显然是徒劳之举,法官宣布暂时休庭,毫无疑问芒格的困境赢得了陪审团对于他的报纸案件更多的同情分。法官允许证人站一会儿,缓解抽筋。最后芒格宣布疼痛过去了,他可以继续作证。

“当你们和我一样老的时候,你们也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他向法庭中的所有出席者宣布。

这只是每日新闻集团庭审中的普通一日,对于芒格来说是太过熟悉的经验。“伯克希尔几乎不卷入什么官司,”芒格说,“不过要是你看过我们的法律报纸,就会知道每一年都不可能不发生任何案件。性别歧视、年龄歧视、人种歧视,都是充满争议的事情。《洛杉矶大都会新闻》现在对我们提起的诉讼是要求将我们逐出这项业务,这可有点阴险。”

芒格对于新闻和报纸行业的兴趣可以追溯到在奥马哈的童年时光,当时他爸爸是《奥马哈全球先驱报》的外聘总顾问。芒格家的朋友们都是这份报纸的执行编辑或者本地新闻编辑。

“他热爱报纸,”莫莉·芒格这样说她的父亲,“他在明尼苏达的时候也很喜欢看报纸。给爸爸取报纸可是件大事。”

芒格和巴菲特都对平面媒体有一种特殊的热情。这种狂热,加上一度在这个行业中取得的良好经济回报促使他们投资了《华盛顿邮报》和《布法罗新闻》。不过伯克希尔只持有《华盛顿邮报》的部分股权,实际控制权还是掌握在凯瑟琳·格雷厄姆家族手里。当《每日新闻》这份小型的洛杉矶法律出版物问世后,芒格看到了一个机会,可以拥有一份自己的报纸,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将是一份他能够施以巨大影响,推动自己所在城市进步的报纸。

1977年,芒格请为伯克希尔运营《布法罗新闻》的斯坦·利普西看一看《每日新闻》,给出他的意见。当时的《每日新闻》用新闻纸印刷,比宽幅印刷品还要宽。利普西看后告诉告诉查理这份报纸的风格过时得让人悲哀,内容需要革新。

芒格从他在太平洋海岸证交所的一名早餐伙伴那里听说这份报纸打算出售。芒格曾经的律师合伙人恰克·里克肖瑟受《每日新闻》的前主人委托出售这份报纸,这是一宗反垄断案判决方案中的一部分。

“因为我每天和查理一起吃早饭,希望借用他的智慧,于是问他该如何进行这笔交易。他说:‘我想成为竞标人之一。’我们之间关系密切,于是我给他找了另一名律师。”

结果公布后,芒格是出价最高的那一个。《每日新闻》通过新美国基金以250万美元被收购。1986年5月,芒格和古瑞恩将新美国基金清盘的时候,每日新闻集团成了一家拥有几千名股东的可以直接交易的公开上市公司。

新美国基金的股东们根据各自在基金中持有的比例分到了报纸的股份。得到股份的人中包括奥蒂斯·布思以及查理在奥马哈的一些老朋友,如李和薇拉·戴维斯·西曼。芒格和古瑞恩最后成了两名持股数最高的大股东,他们各自的家族所持有的数量也一模一样。

“不过考虑到我有法律方面的背景而他没有,因此理所当然地我成了主席,”芒格说,“我们让他担任副主席。”

阿尔·芒格是芒格在惠勒和芒格证券公司时的合伙人,成了集团的秘书长。

芒格持有6%的股份,孩子们也有6%,孙辈拥有另外6%,这让家族一共拥有报纸18%的股权。这些股份放在一家芒格和马歇尔合伙公司的名下,公司里还有马歇尔、布思、西曼夫妇和其他一些新美国基金的原始股东所持有的报纸股份。加在一起,芒格和马歇尔合伙公司控制了每日新闻集团34.5%的股份,古瑞恩手上还有18%,剩下48%的股份分散在普通公众间。

公司总裁说登记在册的股东约有1700名,不过股东人数在不断减少。“董事会有政策要定期从市场回购股份。有一年我们只买到12股,另一年则买到几千股。”

多年来,芒格和古瑞恩的投资兴趣已经不同,不过他们仍然是朋友。“我们现在唯一共同参与的事情就是每日新闻集团。”古瑞恩说。

自从收购了报纸后,芒格和古瑞恩开始塑造了一条和法律相关的出版物及周边业务的产业链,这一半是出于机缘巧合,另一半则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领土不受侵犯。很快,每日新闻集团就不再是一份大城市的破报纸,成了一个帝国,确切说是一个小型的区域性帝国,但仍然可以称为帝国。

“查理一直都是一位有追求的媒体大亨。他并没有扩张到很大的规模。”阿尔·马歇尔说。

1988年,每日新闻集团买下了《圣何塞邮报》、《圣何塞律师杂志》以及《圣克鲁斯报》。收购行动继续进行,到1997年公司已经拥有了18份报纸,总订阅发行量约35000份。旗舰报刊《洛杉矶每日新闻》的发行量为15000份。公司还从加利福尼亚州立律师工会处收购了《加州律师》。这份刊物有约700名付费订阅读者,同时免费派送给加州的律师们。除了加州,公司现在还在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州、内华达州和华盛顿州发行。把所有的刊物都算在一起,公司一共有100名记者,员工总数为350人。

加利福尼亚州是参与法律出版物行业最适合的州。州内共有105000名律师,集中了全美国1/7的律师。

古瑞恩和芒格感觉这份有112年历史的报纸已经摆脱了弱势地位,有时对新闻事件的挖掘比广受尊敬的《洛杉矶时报》还要深入。

芒格说他特别引以为豪的是报纸每天都对一名法官进行报道:“真正的原因是我喜欢法官。如果法官们没有把自己的工作做好,那么文明社会就不会运行得很好。”

虽然有了长足的进步,《每日新闻》仍然是一份只有律师喜欢的报纸。即便如此,许多律师仍然抱怨报纸分配到的资源太少,新闻报道太少。另一份洛杉矶小报《新时代》将报纸形容为“节省记者开销的典范。它以自己是一家地方性报纸而自豪,即便对于一些人来说那意味着乏味到毫无希望的地步。的确,《每日新闻》看来将永久地停留在了安全模式下”。这家唧唧歪歪的《新时代》却连自己的社论都没有,只是将其他出版物中的文章拼凑在一起而已。

一名跳槽到了另一家竞争对手报纸去的记者形容芒格和萨尔兹曼态度冷漠,一直都希望将广告和编辑类文稿更紧密地结合起来,这对于专注于原创作品的记者们来说是一个警报。“他们有一种商业报纸的心态。不希望发表任何有争议或者不利于律师事务所的言论。”

相对于主流的《洛杉矶时报》或报纸发行区域中其他以娱乐为主的报纸,《每日新闻》和它的姐妹刊很多时候的确看起来相当乏味。新闻故事不多,却有很多页都是法院判决摘要书以及其他律师们需要的信息。然而在其他加州法律类报纸中,《每日新闻》却是一家敢于违背大多数法律出版物衡量自己的准则的报纸。其他报纸纷纷仿效《每日新闻》原创的开庭日历、法庭规则介绍以及每日受理上诉报告。

如果说对于律师们来说《洛杉矶日报》是一份非常出色的新闻重磅炸弹的话,《加州律师》的内容则比它稳重的名字所暗示的要生动得多。每日新闻集团刚刚买进这份杂志时,是和州立律师公会合作发行的。1993年,一些律师投诉说他们的职业组织的新闻不应该和一些对律师及其行为规范非常重要的新闻故事印在一起。这种联合出版的方式就终止了,州立律师工会又开始发行自己的杂志。

《加州律师》发表的故事涉及加州法律和执法部门的方方面面,这个州充满了让你大吃一惊的故事。杂志封面标题常常类似《欢迎你,重罪犯:在墨西哥做逃犯的好时光》,这是一篇内容引人入胜的有关在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州边界镇压美国赏金猎人的故事,配上一系列关于提华纳臭名昭著的拉梅萨监狱夺人眼球的照片集。1999年还有一期则回顾了在圣迭戈地区检察官收受性贿赂,在听证会上包庇当地帮派的丑闻。如果有作家专写骇人听闻的真实罪案的话,那他订阅《加州律师》来寻找故事线索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至于说到每日新闻集团的业务方面情况如何,集团秘书长阿尔·马歇尔说情况很可怕。“没有人能经得起这种考验。它并没有赚很多钱,却总是被人告。”马歇尔指出芒格和巴菲特都不像以前那样喜欢投资报纸行业了。

虽然《每日新闻》表现得让人满意,它仍然经常惹上麻烦。加州的法律类报纸间的竞争非常激烈,争夺那些利润丰厚的法律广告业务。同时,正如先前所说,《每日新闻》必须在一个接一个的诉讼案件中为自己辩护。虽然芒格承认他涉足报纸行业的动机是个人兴趣大于盈利,一旦他认为公司的经济基础正受到威胁或是不公平的对待,他仍然会积极地投入竞争,坚持下去。

挑战来自芒格报纸链中的各个环节。其中最严重的一次威胁发生在1986年,当时每日新闻集团才刚上市不久。那年秋天有一个胖乎乎、被学校除名的年轻人拜访了每日新闻集团的办公室。他名叫史蒂文·布里尔,他积累了一批东部的法律出版物的编著经验,从而赢得了“鲁珀特法律出版界默多克”的名头。这个人后来因为上电视和出版杂志而全国知名。他悠闲地走进办公室问他们卖不卖公司,因为他想买。“任何价格我们都没有出售的意愿。”芒格宣布。

布里尔当时36岁,在北方出资约900万美元收购了发行量3200份、内容乏味的《旧金山记录者》。由于《每日新闻》的订户中有25%都在旧金山湾地区,这一举动引起了芒格的关注。布里尔开始入侵《每日新闻》的新闻编辑室。他为自己的写作班子打气,派他们去挖掘法律界的阴暗面,以及各种桃色新闻。他还向读者们承诺他会扩张到洛杉矶及其他南部地区,暗示说他可能会在三年内开办一份南加州报纸,“以便你不用再去别的地方寻找所需要的加州法律新闻”。

一场报纸间的战争开始了。每日新闻集团通过抢购更小的旧金山地区法律报纸、重新设计最受欢迎的特写栏目以及增加对北部地区的报道来加强自身力量。芒格还和每日新闻集团的总裁杰拉德·萨尔兹曼一起收购了《旧金山旗帜》和《马林郡报道》,这两份刊物加在一起只有800份的发行量。每日新闻集团已经拥有了《萨克拉门托每日报道》和总部在奥克兰的《城际快递》。

当被问及每日新闻在旧金山湾地区的扩张是不是对布里尔的到来的一种回应时,芒格说:“当你的动机是多种多样的时候,要弄清楚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很困难。我们长久以来就一直在考虑要在旧金山发展得更好。”

芒格补充说,他并不担心布里尔的行为:“因为我们十多年来都和《萨克拉门托每日报道》共存,盈利也相当可观。我并不认为整件事会升级到疯狂的地步。”

“史蒂文·布里尔,他是一个勇敢、自负而聪明的人,为良好的新闻行业发展提供了由衷的支持,”十多年后芒格开口评价,“旧金山地区竞争异常激烈,他将报纸悉数出售,然后离开。”

1997年布里尔告诉《华尔街日报》,要和一个有钱到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损失了“一包钱”的人进行斗争会让人抓狂。他又补充说:“要是查理把他20%的时间用在经营法律报纸上的话,我们就会全面崩溃的。”

芒格的反应毫无疑问就是低声轻笑,不过在报道中就听起来十分刺耳。“我为什么会想要去弄死一只小飞虫呢?”

史蒂文·布里尔的公司现在主要由时代华纳公司持有,最终布里尔和一家时代华纳的子公司合资成立了《法庭电视》。当特德·特纳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并入时代华纳公司时,曾经是布里尔在有线电视方面的竞争对手的他,开始在时代华纳担当要职。此后不久时代华纳就全盘收购了布里尔。

布里尔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将他的法律出版王国以及在《法庭电视》中的股份出售给了时代华纳。他的下一个项目是在1998年斥资2000万美元开办了一份平面和线上杂志《布里尔有话说》,主要对新闻媒体进行报道和评论。布里尔的第一期中有一篇引起争议的报道,说独立顾问肯尼思·斯塔尔承认自己将总统对于白水事件(注:白水事件是桩美国政治丑闻,发生在克林顿的第一个总统任期,白宫副法律顾问去世后,人们获知,白宫总统。)法律顾问从福斯特的办公室毁掉了关于白水开发公司的文档。克林顿夫妇曾投资这家公司,在对一家投资担保公司的破产调查中,克林顿被控参与这次与投资相关的欺诈。——译者注的调查透露给了记者。

后来,随着出版行业的进一步整合,布里尔以前的那些出版物,其中包括旧金山的报纸、《美国律师》以及其他地方的几份法律刊物都被时代华纳以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一家投资银行瓦瑟斯坦和佩雷拉。

1996年《华尔街日报》报道说,《旧金山每日新闻》在过去10年中每年花掉每日新闻集团200万美元,这是为了使比布里尔待得久所付出的高昂代价。芒格并不同意这个数字,坚持说他永远不会停办这份报纸。

每日新闻集团被一大群来自加州各地的报纸出于各种原因告上过法庭,其中包括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圣迭戈每日报告》。有一份刚刚开办的西雅图报纸的出版人杰夫·巴奇1996年时声称萨尔兹曼到西雅图,假装对收购他的报纸《华盛顿法律》有兴趣。不过在得到了商业机密后就开办了一份与之竞争的刊物,还采用了赶尽杀绝的定价策略。萨尔兹曼说他没有收购巴奇的报纸是因为其已临近破产,还向美国税务局拖欠了员工代扣所得税以及其他费用。而且无论如何,萨尔兹曼说,巴奇在他开办《华盛顿日报》之前就已经停办了《华盛顿法律》。这件西雅图诉讼案向全国好几个法院都提出过申请,不过全部因为法院不支持原告而拒绝受理。

《每日新闻》的竞争对手中最有争议的是另一只小飞虫——发行量为2000份的《洛杉矶大都会新闻》,由罗杰·格雷斯律师经营。迄今为止,《每日新闻》赢得了大部分的诉讼,虽然并不是每一件都如此。

《洛杉矶大都会新闻》和《每日新闻》之间的竞争关系可以追溯到1986年,当时《每日新闻》的老编辑罗伯特·沃克猝然去世。芒格并没有提拔沃克的副手,而是将总裁的位子交给了杰拉德·萨尔兹曼——报纸的会计兼首席财务官。两年后那位被得罪了的第二把手约翰·贝比杰安辞职,成了《洛杉矶大都会新闻》的副总裁和总经理。

贝比杰安指责公司存在年龄歧视,但芒格否认此事。至于为何选择的是萨尔兹曼,芒格说:“恰好萨尔兹曼是个非常有才华而且诚实的人罢了。”

萨尔兹曼是一个谢顶的男人,有一双大大的、善于表达的眼睛,看来诚实可信,在业务方面很有能力。不过他不是那种胸怀壮志的新闻人。自从芒格和古瑞恩掌控了新美国基金后他就一直跟随着芒格。萨尔兹曼曾经是八大审计公司中的一名审计员,离开了咨询业加入基金公司,帮助解决财务细节问题。后来他也为芒格和托尔斯律师事务所提供咨询意见。芒格在为《每日新闻》选择一名新的首席执行官时决意要找一名知根知底、经过考验而且信得过的人,由于他踏实肯干,成了不二人选。此外,萨尔兹曼还拥有大约公司1%的股份,折算下来应该在16000~17000股之间。萨尔兹曼的妻子是公司的人事总监,他有三个孩子都在那里工作,其中包括《每日新闻》的网管。

整个公司都像是一门家族生意。1982年埃米莉·芒格在《每日新闻》下属的一份房地产下午报《每日商业》里工作。她负责报道、编辑和排版工作,然后回到斯坦福继续读她的法律学位。巴里·芒格是一名身在纽约的专业自由摄影师,也在公司干过一阵。

1990年每日新闻收购了加州报纸服务局,这是一家专门在全国的出版物上刊登公告类广告的机构,《洛杉矶大都会新闻》对于这件收购案起了特别重要的作用。该局有大量的法律公告,通常来自一些政府机构。接到后他们就把所有的广告都放在自己的报纸上——如果每日新闻集团在合适的管辖区域内有一份刊物的话。如果没有,这些法律公告就会刊登在另一份报纸上,同时要支付15%的佣金。这项服务的客户包括房利美、洛杉矶儿童服务机构以及其他被要求刊登法律公告的机构。

《洛杉矶大都会新闻》在一单诉讼中断言《每日新闻》实行了赶尽杀绝的竞争政策,此时又状告他们在洛杉矶针对《洛杉矶大都会新闻》将刊登法律公告广告的价格降低到了成本之下,企图把他们赶出市场。《洛杉矶大都会新闻》进一步宣称《每日新闻》和贷款巨人房利美以及其他中介机构达成协议,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刊登他们的法律通告,是州法中禁止的有关广告业务所谓“亏本出售”策略。芒格说这种诉讼请求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每日新闻》根本就没有贿赂带来丰厚盈利的客户房利美。诉讼中提出的一些指控带来了很强的破坏力,法律专家说可能导致《每日新闻》的诉讼责任高达3000亿美元。

1998年1月,经过3个月的审判,一直悬而未决的陪审团最终做出了对《洛杉矶大都会新闻》案的判决。格雷斯说芒格在证人席上“傲慢”“轻蔑”的行为对案件的审判大有影响。尽管如此,芒格说他会在重审时再次作证。“我们不会输,”他回应道,“《每日新闻》没有做任何违反法律的事情。”

不过,《国家法律日报》报道说:“芒格先生承认1999年6月案子送去法庭重审的时候,给辩护团队的文件数量大大增加。罗纳德·奥尔森,从芒格先生的事务所中走出来的最著名的人物,将会监督搭档布拉德利·菲利普的工作。后者在第一回合时是负责人。”

第二次庭审,《每日新闻》成功地抗辩了所受的指控。陪审团以11对1的票数支持了芒格的报纸。然而,几周之内,《洛杉矶大都会新闻》不服判决,还提起了追加诉讼。

与此同时,《大都会新闻(企业版)》又在自己的报纸和网站上以字号大得过分的标题大肆宣扬自己和《每日新闻》之间的争议。在大多数情况下,报道都会强调芒格的财富,配上一张查理在傻笑的照片。

“自从1997年初,大都会新闻公司在它所提起的反对每日新闻集团不公平竞争诉讼中追加芒格成为被告后,芒格已经积累了超过10亿美元的财富。”出版人罗杰·格雷斯写道,“而至今,如果不是出于强迫心理的话,这位75岁高龄的富豪从表面看来已经将击败大都会新闻公司当成了自己的一个目标,后者,恕我直言,相对于芒格的那些竞争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对手。”

《洛杉矶大都会新闻》的确在1998年赢得了报纸战争中的一场大胜仗。当年洛杉矶市政府将其法律公告业务进行招标,这份价值45万美元的合同给了《洛杉矶大都会新闻》,而此前50年这些业务都交给《每日新闻》。《每日新闻》聘请了一名律师试图在法庭上扭转地方议会的决定,不过高等法院法官的裁决偏向规模较小的报纸,否决了《每日新闻》的诉讼请求。自每日新闻集团上诉以后,该法官就被撤职了。

一方面是因为长期陷入法律诉讼,另一方面是因为行业文化和经济的变迁,报纸不再像过去那样赚钱了。首先,新闻的本质变了。随着电视和互联网的扩张,读者群数量不断下降。除了这些问题之外,法律广告业务一向都是周期性的,在经济衰退时期,由于破产、结业和抵押权成了普遍问题,广告业务量上升。而在长期强劲的经济环境下,法律报纸毫无疑问会遭受收入下降的冲击。

法律广告仍然是芒格报纸的利润之源,不过是正在逐渐萎缩的源泉,因为大趋势是必须公布的法律公告越来越少。比如说,非营利性组织一度必须刊登它们的年度状况公告,不过现在法律不再有这样的要求。全国很多政府机构都在寻求法律变革,允许它们在互联网上刊登形式性的广告。法院正在对这些请求给予认真的考虑。

作为一种预防性的手段,萨尔兹曼说:“我们试图尽量不依赖法律广告。”每日新闻集团旗下的报纸已经在尝试加强知名度,或者增加商业类广告,公司也已经扩张至一些相关的新领域。

除了旗下的两本杂志《加州律师》和《企业法律顾问》之外,每日新闻集团通过印刷法庭规则手册、司法概况以及其他和法律行业相关的指南、目录和手册,获得了相当好的收益。

最近,公司收购了选择信息系统,这是一家向法院系统提供案件管理软件的公司。每日新闻将公司更名为“支持科技公司”。这家公司看来像是每日新闻最有前途的新公司,为多伦多和安大略省开发了联合司法系统,目前已经在三个国家和美国的九个州里都安装了相似的法院系统软件。

由于这项新业务的出现,还有一些加州出版物的集中化管理,每日新闻集团正在紧邻洛杉矶办公室的旁边建造另一幢办公楼,准备将办公面积扩大一倍。

虽然有一些经营上的困难,自从1977年被芒格和古瑞恩以2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以后,每日新闻的净值增长还是相当可观的。据估算,这条不张扬的媒体链现在价值约6500万美元。1999财政年度的收入是3700万美元,比上一年有所增加。其净收入为190万美元,比前一年下降40%,原因是诉讼开销过高。

虽然有些潜在买家表示出了兴趣,芒格说《每日新闻》是他传达思想感情的媒介,让他能够“对社会有所贡献”,同时它本身的财政前景也良好。古瑞恩说他和芒格踏入这一行是出于对新闻报道的热爱,同时也因为公司可以挣钱。“两者皆有。我们很幸运能因为自己感兴趣就可以加入某一行业。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必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查理和我喜欢拥有这个集团,这里充满了乐趣。我们认为自己正在为司法系统服务。它的确能赚到钱,而且其价值逐年递增。我们正在想办法让它变得更好。”古瑞恩说。

他接着补充道:“钱对于查理来说不是一切。我们真心希望自己能推动社会文明进步。”

虽然芒格密切监视着在《每日新闻》所发生的事情,他说他在报纸业务上所花的时间只占所有时间的5%。虽然他尽量保证有需要就出面,他的主要职责还是放手让萨尔兹曼经营公司。

“虽然我足够积极,”芒格说,“我并没有另一方面的天分。我在报纸事务方面相当积极,但编辑方面则毫无建树。”

每年秋天公司都会举行一次早餐会,所有的董事、出版人、编辑以及各部门的头头脑脑都会参加。芒格和古瑞恩会在会上听到公司的管理人员对于未来一年的预期和计划报告。萨尔兹曼说芒格和古瑞恩都会对讨论做出相当的贡献。“古瑞恩可以和查理一样快地抓住重点,相当快。我并没有教他什么事情。”

《每日新闻》的办公室就在洛杉矶的日本人聚居地旁边,在一个工业园区里,很多电影中的高速飙车和汽车追逐的镜头都在那里拍摄,其中包括《蝙蝠侠》系列。有10年房龄的每日新闻集团及编辑部舒适而低调,与法院和各栋政府大楼的距离都不近不远。入口处造了一个喷泉,到处都是卵石和黄铜制的海獭雕塑。如果按照芒格自己的想法,门厅处会摆上一个他的偶像——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青铜雕像。

“在富兰克林的一生中,他曾经做过编辑、作家、立法者、科学家、发明家(发明了富式炉和远近两用眼镜)、外交官、独立战争英雄,还是美国创始人之一。富兰克林的故事怎么说都说不完,”芒格对圣巴巴拉的听众说,“他的出身卑微而贫寒,父亲是一名脂烛制造人,总是和陈腐的脂肪打交道。富兰克林在家里17个孩子中排名15,只读过两年书。他84岁去世,也许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人,就算不是,也相当接近了。”

古瑞恩说,芒格对本杰明·富兰克林的热爱有时蒙蔽了他的常识。“我们在建造新的每日新闻集团大楼时,后来发现需要将造价的3%用于艺术或是捐献给市立艺术基金。查理说:‘我们来塑一个本·富兰克林的头像吧,要看起来既和蔼又智慧,在基座上刻上他的名言。’我说:‘查理,这完全是瞎胡来。我们的员工可不想被人布道。我们来干点让人愉快的事情吧。’他考虑了一会儿说:‘我觉得你说得对。’于是我们请了一位艺术家完成海獭雕塑和喷泉。”

不过对查理来说,富兰克林的事情还没完。“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做本·富兰克林的半身雕像了。查理请了一位艺术家做了大概20个,”古瑞恩说,“我拿了一个。他在办公室放了一个,还给了马尔伯勒学校和哈佛学院几个。剩下的就当作礼物送给别人。”


《巴菲特幕后智囊:查理·芒格传》-目录

说明: 本站部分内容来于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管理员删除。